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艺术家 >> 艺海遗珠 >> 浏览文章

女水彩画家王碧梧

作者:洛白 来源:安徽书画人物 更新时间:2017年06月09日 【字体: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一)
 
       1916年,在上海同孚路(现在的石门二路) 善昌里的一个家庭里,有个公子哥儿,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祖母把他扶养长大。当时,他已是上海同济医科大学的学生。说是大学生,可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对玩的一套却样样精通,尤其喜欢体育。旧时代的体育不甚普及,迷上它是要花钱的。他仗着湖州老家开纸店留下的一些微薄家产,任所欲为地挥霍,不几年就挥霍殆尽。接着,这位浪荡公子,不顾妻儿家小,就开始典当起衣物来了。一次,他翻箱倒柜,找出件皮袍要拿去卖,妻子上前劝阻,他猛的一推,把怀孕7个月的妻子推倒在地。一阵头晕与腹痛之后,一个不足月的女婴过早地来到人世。 早产, 使婴儿先天不足,她痩小得像只小猫,于是“小猫”就成了她的小名。这就是后来成为著名女水彩画家的王碧梧教授。由于母亲营养不良,少有奶水,加上又是女孩,曾祖母不让雇奶妈喂养。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小猫”这么瘦弱,是养不大的。可是,这弱小的生命,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终于在艰难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小猫是老二,上面还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当小猫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能在门口不远的江边,那被潮水冲刷过的沙滩上拾螃蟹了。虽然在王碧梧后面,又添了6个弟妹,但在8个兄弟姐妹中,王碧梧和大阿哥之间的关系处得最为融治。
 
       由于在上海花费太大,他们全家从上海迁往湖州老家。父亲大学没有毕业,就在老家经营鱼塘。后来,又独自到安徽烈山经营煤矿。当时,烈山煤矿设备极其原始简陋。以这种落后的方式采煤,他可算是烈山矿的第一代经营者了。之后,他又到了蚌埠,同美国人合搞烟草公司。不久,又自己经营华兴烟草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倒闭。后来,靠他在中国银行当高级职员的舅舅的介绍,进了蚌埠耀华电灯公司,任会计主任。这个会计主任只不过是挂挂名而已。因为,电灯公司有个足球队,专门用来给公司做广告。他踢得一脚好球,号称“足球大王”,球队的中锋当然非他莫属了。那时,他月薪只有40多元,要养活10口之家。本来就很拮据,加上他过去挥霍惯了,所以每月交给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到了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他干脆就不顾这个家了,另找了一个小老婆。妈妈是个旧式的贤淑的家庭妇女,很会勤俭持家,她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昼夜不停地给别人做衣服,挣点微薄的辛苦钱,来养家糊口。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一家人过着艰苦的生活,王碧梧只好去上不收学费的教会学校。她从小读书就很聪明,接受能力强,并很有悟性。老师教的功课,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学习成绩非常突出,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因此,她深受母亲的宠爱,常听母亲向人夸她说: “小猫身体虽不好,但人却很乖巧……
 
(二)
 
       王碧梧12岁时,举家迁往苏州仓门桃花坞居住。当时,小学毕业后的她,考进了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显道女中,这所女中属于教会的慈善机构,带有救济性质,不收学费。主办人是一位传教的美国“老小姐" ,她任校长兼英文教师,为人和蔼,心地善良,责任心强,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
 
       中学时期的王碧梧,性格开朗,爱说、爱唱、爱跳,多才多艺,聪明过人。每年5月的文艺演出,冬季里的圣诞节晩会,都少不了她。 除了参加演出服装的设计、舞台布景的装置之外,她总要扮演个角色,参加演出,非常活跃。为了演好角色,她平时还喜欢观察人们的语言、举止、行动,模仿人们的习惯动作和音容笑貌,并幽默地加以夸张与强调,真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时常博得同学们的喝采。王碧梧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她能很快地抓住学校每个老师的脸部特征,并能在上课前的一两分钟内,把即将前来上课的老师漫画肖像,用粉笔勾画在黑板上。一般都是寥寥几笔,神态十分幽默、逼真。一次上英文课,趁那位美国校长还未到来,王碧梧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她那肥胖体型的曲线,形象生动 。校长一进教室,觉得气氛不对,仿佛全班同学才听过一个逗人的笑话,正要笑出声来。当她回过头去看到黑板上的漫画时,全班禁不住地哄堂大笑起来。她不胜愠怒,觉得有损师道尊严,再看看自已被夸张了的形象,又觉得十分好笑。进而,她对作者所表现出的艺术才能,又暗暗赞赏。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下。她査到了“小描”,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罚她“立壁角”——在墙角罚站。但下课后,她又把王碧梧找到白己的房间,对她抚慰了一番,还说:“实际上,我十分欣赏你的漫画,因为你把我画得很美。”
 
        教图画的张老师,允许学生把作业带回家去做。可是每次王碧梧交上去的作业,老师总不相信是她画的,还说:“像你这样小的年纪,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王碧梧没说什么,当场画给老师看。老师看了相当高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绘画的才能。可以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名 。”老师不仅当众表扬了她,还把自己的作品送给王碧梧,做为奖赏 。
 
       图画老师的表扬和奖励,更激发了王碧梧对绘画的信心,于是,她更感兴趣,更加勤奋了。平时,除了上学读书,帮助母亲做家务和指导弟妹们学习外,一有空闲,就是学画画。她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省下来,上街去买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临摹,而且画得很像,以致老师和同学都来向她要。常常为了应付人情,她只好白天画画,把功课挪到深夜去做。除了人像外,她也喜欢画点花草什么的。
 
       中学时代的王碧梧,就已经非常勤劳,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总是一刻不停地帮助母亲做家务。到了暑假,就接回很多“家庭手工”来做,比如替人家绣花、代作坊画扇面等。暑天里绣花是非常辛苦的 。她经常汗流浃背,但又不能擦,怕汗水把绣件弄脏,只能任它淌。 画一张扇面,只得几分钱,要画很多很多,才能挣一点学费钱,解决两个弟弟上学的问题。
 
(三)
 
       王碧梧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法供她升学,只好辍学在家。比她大两岁的大阿哥已于两年前到银行学徒去了,15岁的王碧梧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帮助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替母亲分担着忧愁。并通过白己超负荷的劳动,想积攒点钱,为自己升学准备费用。这时,她已经考取了维达产科学校,但等到开学时,她的钱已被家里用完了。交不了学费 又只好失学在家。
 
这时,那位美国教会校长依然惦记着她,遇到学校有文艺演出,仍要邀请她去参加。同时,对她的失学深表同情,并表示:如果愿意,可送她到上海圣玛利亚学校学习,费用由校方负担,毕业后,再送她去美国深造……但是,由于母亲和曾祖母的坚决反对,她只好继续留在家中。
 
       一天,父亲突然从蚌埠回来,夜里她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父亲已经在上海把小猫许配给了一位远房的表兄,订金是200块银元以及一些金银首饰之类。她悄悄地看到父母在灯下数着银元査看首饰,每包银元外面还贴了红色的喜字。还听到父亲说,“对这门亲事我很满意。将来小猫嫁过去,在经济上我们就要方便得多……”又说,“人家的意思,等到小猫16岁时就要娶过去……”王碧梧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想,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商品给卖了。她回到房里,一头扑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她把昨晩听到的事告诉了阿哥。阿哥平时对她最关心,她喜欢画画,阿哥也喜欢画画,兄妹经常在一起谈论绘画的事。他曾告诉妹妹:上海有个张乐平,画《三毛流浪记》很出名。她知道阿哥也喜欢画漫画,当时报刊上发表的“陶哥儿”形象,就是阿哥创作的。每当他拿到稿费,总要分一点给小猫。平时,每当小猫遇到什么难事,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总是把心里话跟阿哥讲。这次,听了她的倾诉后,阿哥非常气愤地说:“这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要反杭,要斗争,要想办法,绝不能逆来顺受……”还鼓励她好好学画,要争取自立。阿哥给她出了个主意,要她弄清对方情况,建议同他通信。她按照哥哥出的主意,先查到了通讯地址,然后就给对方写信。果然男方回信了,提出等到她16 岁时一定要结婚。阿哥又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提出先读书后结婚的要求,并指名要进苏州美专。起初,对方不同意,信来信往,双方相持不下 。后来,还是男方的母亲出来“圆场”,同意她先读书,中途再办婚事,并且把学费也给寄来了。就这样,王碧梧17岁时考进了苏州美专。从此,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的艺术天地。在课堂里, 她仔细地聆听着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展览馆里,她观赏了颜文樑先生从国外带回的绘画、雕塑作品,而许多展品又是那么生动逼真。 绘画,这神奇而美妙的世界是如此地吸引着她。她奇怪,色彩在画家的笔下,为什么那样变幻莫测,那样充满了感情?这使她激动不已。她决心一辈子好好学画,把自己毕生精力献给艺术之神。苏州美专在她的艺术道路上,是个重要的起点,她将从这里走向一个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
 
       在美专,王碧梧认识了同班同学陆敏荪。他向她求婚,并愿帮她退还上海未婚夫家的订金,以解除与其表哥的婚约。为了自立、自主地生活,他还建议她高开美专,另谋工作。于是,王碧梧在美专只读了一年,就到一所小学教书去了。与此同时,王碧梧的阿哥又写信给她,要她给上海未婚夫写信,借口说自己患了肺病,不能结婚。谁知对方十分痴情,不仅要王碧梧去上海治病,还要她到上海美专去读书。无奈,她只有写信给她母亲, 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和表哥解除婚约。 父亲拒不同意,说道:“收了人家礼金,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能反悔呢?”但王碧梧还是执意要退婚,结果由她向同学借了一笔钱,把这桩由父母包办的婚姻退了。父亲认为这违背了长辈的意志,不能宽容,恶狠狠地对她宣布:“还了钱,可以退婚,但你这辈子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四)
 
        在小学教书,经济上可以自立,也达到了退婚的目的,这无疑是她精神上的一次解脱。但是,离开苏州美专,离开心爱的绘画,又使她神情恍惚若有所失。她多么想继续学画,她在等待着重返美专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美专实用美术专业主任很看重王碧梧,认为她在绘画上有天份,愿意为她向校长、教导主任解释,说明她弃学离校的原因。结果,校方同意接收王碧梧回校学习,同时安排在制版印刷厂工作,是半工半读生。就这样,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抓紧这宝贵的机会,刻苦钻研实用美术和制版专业。制版专业的老师是从上海商务印书馆聘请来的,他对学生要求很严,这使王碧梧在制版专业方面,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再加上颜文樑先生在绘画方面的悉心教导,使王碧梧在学业上如鱼得水,大有长进。三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很快地过去了。由于她工作踏实、认真,学习刻苦、勤奋,成绩优异,毕业后,美专将她留在学校工作。
 
       在美专学习期间,有件事很值得一提。一次,左翼戏剧家田汉从上海来苏州美专物色演员,选中了王碧梧,要她去上海拍摄电影。她当然非常高兴,于是就向学校提出了申请。谁知这个请求竟遭到教导主任的严厉拒绝。还规定不许她走出校门。这时,她已与陆敏荪结合,陆也不同意她去。王碧梧终于失去走上革命文艺道路的机会。这件事使她至今还抱憾不已。
 
(五)
 
       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解散。王碧梧只好随丈夫陆敏荪、逃到上海青浦的婆婆家里。到了那里,却因陆敏荪从小就过继给别人,家里把他视为路人,不愿接纳,这对逃难夫妻顿时陷入困境。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商量之后,决定设法到上海去找工作。 于是,他们三人化了装,通过十几道日本鬼子的关卡,好不容易进入了上海市区。很快找到了老校长颜文樑,颜校长见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希望他们能继续学习深造。但是,迁入上海的苏州美专因为没有向日伪当局登记,所以不能挂牌子,又不能发毕业文凭。尽管收费低廉,报考的学生也不多,学校很不景气,所以要在美专找点工作也很团难。为了生活,他们只好另找出路。于是,他俩就在住所门口挂了块牌子,名日《艺浪广告公司》。由于地处偏僻,长期无人问津,只有到一家家商店去兜生意。此外,王碧梧还时常画点扇面,聊以糊口。为了能找个固定职业,他俩儿乎每天都要在《申报》广告栏里查阅招牌启事。一次,她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了,专门画电影海报。可是,这种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她还得经常找其他临时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什么都干,除了替人画扇面、画电影广告外,还当过小学教师、银行会计……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王碧梧还是没有抛弃对艺术的追求,她白天上班,晩上坚持学习、创作,在色彩中徜徉、探求,直至深夜。
(六)
 
       在上海这段日子里,工作再忙,生活再累,她也要抽出时间向老校长颜文樑先生请教。颜先生为人质朴、热忱,对于青年学子更是爱护备至,悉心教海。尤其是对聪明好学、性格内向的王碧梧,更是像待白己的女儿一样爱护她、培养她和关心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一起散步、互相谈心。颜先生十分健谈,他向她谈了自己对艺术的各种见解,讲述各种专业知识,如素描、色彩、构图……还谈作品分析与名画鉴赏,如形式美、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以及作品的意境与画家个人的情操等。有时,师生间也谈谈生活、谈谈待人处世。颜先生认为:做人要正派,待人要宽厚,搞艺术要认真。要热爱自己的事业,只有热爱,才能不断追求,不断创造,才能进步。他又说:“同行之间嫉妒之心不可有,好胜之心不可无。好胜就是竞争,有竞争才能进步。”他还经常给她讲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轶闻趣事,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王碧梧觉得,颜先生远比自己的父亲要亲切得多。 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素养,是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而逐新形成的;而颜老师给她的,却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的种种影响。同颜先生长时间的接触,使她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增长不少文艺知识,从而开阔了心胸,拓展了艺术视野。颜先生是她艺术上的引路人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七)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碧梧的8个兄弟姐妹大都失散了。当时,她母亲还在蚌埠,只有小弟弟一人在母亲身边。王碧梧在上海租界住下后,就叫妹妹把母亲和小弟弟从蚌埠接到上海,同她在一起生活。这时,还有哥哥、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下落不明,母亲心中总是惦记,常常唉声叹气,坐卧不宁。加上她半生劳累,身心交瘁,终于患了心脏病。为了解脱身心的痛苦,她常常到城隍庙去烧香求菩萨。说来也怪,她求到的签都非常好,常常是上上签。这样,母亲心里也就少许得到些安慰。
 
        一天,王碧梧的大弟弟突然回来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原来她的大弟弟早就参加了革命,是新四军敌工部的侦察员。他常常往来于上海和苏北解放区之间。每次来上海执行任务时,都穿得象乡下人一样。家里对外说他是母亲娘家的侄子,叫郑某某。此后,常常有他的同志来家里联系,他们有时还装成卖花生、卖鸡蛋的。大弟弟和他的同志还常常住在家里。遇到保、甲长査户口或是来“敲竹杠”,母亲总是让他们爬到屋顶藏着,王碧梧则赶紧给那些人塞钱搪塞过去。大弟弟经常向家里人介绍共产党、介绍苏联、介绍解放区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家里先后有3人投身于革命。大阿哥在浙江某县教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小阿弟参加了新四军,走上革命战场;连仅15岁的小阿妹,也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王碧梧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解了共产党,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她不仅千方百计支持和掩护弟妹们进行革命活动,而且曾一度向往到解放区去参加工作。但如果王碧梧一走,这个家就无法支撑,她只得作罢。
 
       抗战胜利以后,由于对上海的工作不甚满意,她的丈夫陆敏荪接受了苏州美专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工作,因此她也就在该公司所属的一所学校教书。由于她的美术作品参加了台湾工业博览会并获了奖,引起了台湾机器厂和台湾碱厂的注意,两个厂都聘请她担任美术设计。
 
       1949年5月,全国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已渡江南下,大阿弟设法托人告诉她上海快要解放的消息。她立即毅然放弃了在台湾的优厚待遇,于上海解放前夕,和丈夫一道乘坐最后一班轮船返回上海,投入了新中国建设事业。
 
(八)
 
        王碧梧自台湾回来后,1949年6月,在上海从事美术工作;1950年至1953年,在上海育英中学教授美术;1954年至1956年,王碧梧夫妇和颜文樑先生合作,创办了上海美术研究所属下的上海画室,她教授水彩和素描课程。当时,来画室学习的学员多达数百人,其中有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待业青年和学生等。经过学习,不少同学考入了专业艺术学院,有的成了厂里的美术骨干;医生和护士通过学习,学会了绘制教学挂图等。在学习成绩汇报展览中,上海画室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肯定,被评为学院式的正规画室。
 
       这段时间,由于专业知识的积累,生活阅历的增长,艺术视野的拓展,王碧梧已不满足青年时代那种对名家、名画的照搬和模仿,也不满足从颜文樑先生那里学来的细致、严谨的古典画派的画风,而是想尽情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使笔力更加奔放,富有生气。经过不断摸索、创新,王碧梧逐渐形成了具有个性的成熟画风。颜文樑先生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的进步不胜惊喜。在仔细研读了她的几幅力作之后,称赞她的水彩画可以和英国著名水彩画家维涅媲美 。
 
(九)
 
       1956年春,为筹建安徽省艺术学校,省文化局领导杨杰、王亦耕等人亲往上海聘请教师,王碧梧夫女3也在被聘请之列。他们到合肥后,即投身于省艺校的筹建工作。从建校基地的规划,到校舍、教具的设置,以至建校劳动中的植树、裁花等,王碧梧都以兴奋的心情积极参加。这时,她感到将有用武之地了,她的艺术生命真正找到了扎根的土壞,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深深感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充分发挥艺术才能的机会,使她这个在旧社会只能为生活而到处奔波的美专毕业生,真正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她决心在这块艺术园地里,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 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艺术人才。从此,她信心百倍,勤奋工作。她的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成立,她被吸收为首批会员。两次参加省文代会。1958年全国水彩画展,省美协选送她的三幅作品,作为安徽省水彩画代表作,在全国巡回展出。正如她自己后来所说:我每前进一步,党和人民都给了我很大的荣誉。
 
点击浏览下一页
(十)
 
       十年动乱中,王碧梧和大多数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到了冲击。她专业水平高,就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她从台湾回来,又被怀疑是敌人派遣;她薪金高,则被指为资产阶级分子。但这并没有动揺她对党的信念,个人的经历和解放后所受的教育,使她坚信迫害自己的人并不代表党,一切终会真相大白。在粉碎“四人帮”后,她精神焕发,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学校秩序还未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她就在防震棚里开始画画了,并发表了多幅单色及彩色版的水彩画。加上历年来在全国及省级报刊上发表的画稿,彩色版作品有30余幅,单色作品也有数1o幅。她还写了不少教学笔记和教材,以及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示范画。
 
       1979年2月,由省美协及台肥市文化馆主办的《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在合肥展出 。其中,她的作品有44幅,还有几幅参加了安徽省美展。1982年《王碧梧、陆敏荪水彩画、油画合展》又在南京展出。这是由江苏美协、安徽美协、安徽艺术学校、南京太平公园联合举办的。画展受到了江苏文化界、美术界的好评。《安徽文化报》发表文章,说她的水彩画“最大的特点是:色彩明快,用笔爽朗,真实感强”“用笔简练生动、准确流畅”,说他俩的作品“着力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形象、自然的色彩,在一个小格局里,摄其精英、显示生命。表现了自然景色活泼生机和纷繁景象,寄托了画家对祖国壮丽河山乃至一草一木的深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鲍加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写道:王碧梧的水彩画,清新、秀丽、富有生机。玲珑剔透的《萄葡》、青翠欲滴的《菠菜》,特别是新近创作的《黄花与紫竹》《瓜叶菊》等都有着超乎自然生态的灵气。在水色淋漓中,透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使人们在观赏中得到启迪而进入一种美的境界。江苏省美协秘书长徐天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王碧梧的水彩画颇受英国古典水彩技法的影响,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用笔和构图法,形成了自己清新、秀丽、生气勃勃的风格……他俩共同的艺术追求在于以形写神,用朴实的语言,表现祖国河山的壮美多姿、草木花果的活泼生机,使作品具有第隽永的韵味和感染力 。”安徽著名女诗人宋亦英也在报上写诗赞曰:“嫩碧嫣红浅复深,枝枝叶叶见精神,愿君莫当闲花草,写出人间天地心。”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党的各项政策得到了落实。王碧梧被发展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被选为省政协委员、省民盟女妇女委员会委员、省美协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l984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为王碧梧夫妇拍摄了专题片,报道了他们夫妇的艺术创作和教学活动,其中有他们带领学生攀黄山、登九华、到连云港去写生和创作的情况;还有他们涉漓江、览匡庐,在大自然中采撷美、表现美所创作的大量风景画。专题片长达数十分钟。
 
       在政治上、艺术上,党和人民都给了她较高的荣誉。年过七旬的女画家王碧梧,目前体弱多病,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她自己深感“报国之日甚短,而报国之心倍增。”决心在有生之年,仍要为培养祖国艺术人才尽心尽力。
 
本文原载于1990年安徽文史资料第33辑《安徽书画人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