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艺术家 >> 艺海遗珠 >> 浏览文章

 艺海遗珠张贞一 

作者:窦蓉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6月02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张贞一

一,师承关系、交游及行踪的考证

张贞一先生中国画传统功力深厚,对历代各派花鸟画家及作品均有很深的研究。早年受教于黄宾虹、张善孖、汪亚尘、王个簃、马公愚等诸名家,张贞一早年在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上学时,黄宾虹兼任美专国画理论与诗文的教授,由此,他得到黄宾虹良好的指点和教育,这对张贞一以后的绘画创作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在花鸟、山水、人物画上,张贞一主要得到张善孖、汪亚尘、王个簃、马公愚等名家的亲授,这些名家都是画坛宗师。张善孖以画虎名声远播,其作品精妙沉雄,栩栩如生;汪亚尘时任上海美专教授兼教务主任,1928年至1931年赴欧洲做艺术考察归国后,1933年任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教务长,此时张贞一正在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上学。因此,张贞一可以经常得到汪亚尘的亲授指点。汪亚尘从欧洲归国后,重新研究中国画,将西画融入到国画之中,但不是简单地掺杂,而是主张融会贯通,更好地表现国画,他的金鱼特别有特点,有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汪亚尘的金鱼之称。马公愚素有“艺苑全才”之誉。其书法,篆、隶、真、草,无一不精,真草取法钟、王,笔力浑厚,气息醇雅;篆隶更具功力,书名遍播大江南北。清丽的画风书法典雅韵致。以上这些理念对张贞一影响很大。他之所以对花鸟、人物、山水、走兽等都有涉猎,并能有较深的造诣,与受到这几位大家的亲授指导有直接的原因。我们纵观他的作品,可以清晰地看出他的作品取法和渊源,其笔墨苍劲,色调清雅,质朴灵动,对自然界的细心观察,对人物动物的神态描绘,以详审造化形态之真谛,对花卉的茁长,人物的动态,既在参以古意的基础之上,又能以自然的超越,呈现物境与造境之美,更能体现出他深厚的笔墨功夫。其笔势纵横,然无莽野狂悍、盛气凌人之态,在创作中,尤其注重细微之处,因此,他的作品表现出文静与自然之态。

张贞一画风的形成,除受到诸多大家的影响之外,与他生活的地理区域文化也有关系。先生生长在辽阔的江淮大地,长期生活、工作再秀丽的江南鱼米之乡,多次出入长江三峡、湖南洞庭、无锡太湖,壮丽的祖国山川,为其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而后长期生活在芜湖张家山一带,常与萧龙士、孔小瑜、梅雪峰、梅纯一、黄叶村交往于江淮之间,长期受到江淮文化圈的浸润,使其逐渐成为江淮画派的代表人物,创作的铁画作品“四季花鸟”至今仍堪称芜湖铁画的经典作品之一。

据生前画友赵鸿恩回忆说,张贞一曾参加全国第二届美术作品展览、华东美术作品展览、省历届美展,举办过多次个人作品展览,1982年有作品入选出国展览。几十年以来,有大量作品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出版,并博得好评。1949年“安徽省工业展览会”张贞一以一幅厨房题材的国画参展,这也是他见到其第一幅作品,生活气息很浓。1950年 “皖南土特产交流大会”张贞一拿出一幅宣传画,一幅广告画参展。继而,在“芜湖地区美术展览”活动中,他拿出一幅速写作品《农村河上交公粮》参展,每次参展的作品都令其耳目一新,笔墨精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80年,由安徽省文化局、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安徽省文史馆、安徽省艺术学校、宿州行署文化局、芜湖地区文化局、芜湖地区文联共同主办的“萧龙士、孔小瑜、梅纯一、张贞一、黄叶村五老画展”在安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其中张贞一的作品涉猎题材丰富,令当时美术界为之一震。忆起当年赵鸿恩通过上报省委宣传部举荐张贞一参展,电话联系到了赖少其,得到了赖少其首肯,之后将30余幅装裱好的作品装在木头匣子运到合肥,一幕幕如数家珍,描述起来慷慨激昂不带一丝停歇,现今还能让一位耄耋老人在娓娓而谈中尤显激动不已委实让笔者惊讶。

1950年代中期,萧龙士、梅雪峰曾特意造访好友张贞一,让其以王国莹为代表的弟子们第一次亲眼见到如此大名鼎鼎的画家,并有幸一睹萧龙士现场创作荷花,梅雪峰现场创作牡丹,这种雅集的形式在当时的宣城并不多见,给在场的各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二,待人处事、艺术主张及特点

在生前画友和学生们的心中,张贞一先生为人正派,谦虚谨慎、心地善良、学行高尚,一生勤勤恳恳,工作兢兢业业,对党对祖国对人民无限热爱,把一颗赤诚之心和艺术生命无私地奉献给了人民。在任教期间,张贞一主教国画,以花鸟画为主,后期还增加书法这一课程,注重美术理论的他在每次课上进行示范画稿的同时,都会着意强调如何进行构图、色彩以及菱格怎么打。对于学生们上交的作品一定要评分,5分为满分,学生周清源、李维林、王国莹、胡常尧不仅像过电影般告诉我们这些事实,还至今依旧珍藏着老师当年在他们毛边纸作品注有其批改文字的作业。在生活中,挚爱妻子一生,不因其不能生育而续弦,每到妻子生日都要亲自创作一幅作品赠予妻子以贺之。面对母亲一旁的着急,他依旧选择坚守这份婚姻,与妻子不离不弃。据老友所述,先生生前将侄子张敏待为儿子。

乐善好施的张贞一先生身边会有个小本子,上面记录着他人求画的名单,他先记录下来,有空就画好然后通知人来取,亦谓画坛轶事之一。

曾与张贞一同窗几载的沈澄(沈力父亲),文革时在南陵县头挂大牌子打为右派。张贞一得知情况后,不顾个人安危,专程前往看望住在阁楼上的沈澄,沈力回忆起这段过往依旧感慨万千,在那个非常年代,避讳还来不及还有意套近乎的实属异类,给当时只有七八岁的沈力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仅如此,这些年一直画大公鸡就是深受其影响。

张贞一先生擅长寄意花鸟画,他笔下的公鸡、八哥、群鹤劲松、燕子桃花、芙蓉锦鸡、荷塘翠鸟,笔法苍劲、严谨凝聚、姿态自然、寄意传神、百看不厌、意趣无穷,特别是他画的鳜鱼,形态生动、清新肥美,令人十分喜爱。他画的群虎,笔法老辣,设色清新,虎虎有生气,通篇气脉联贯,耐人寻味。他在60年代曾经画过几组花鸟画册页,技法新颖,中西合璧,通篇气韵生动,水墨淋漓;无论是花鸟画还是几株小草都洋溢着鸟语花香、乡土深情,倾注着画家热爱生活的深情和精湛的技艺。

点击浏览下一页
桃花燕子

张贞一生前画友王大仁先生总结其作品有两个显著的艺术特点:一是注重传统、师古人,注重生活,师造化,强调情景交融,以心寄画,以情动人;二是常常以书入画,表现出书法的韵律美。资深票友的张贞一先生将国粹与宣纸上的国粹艺术——书画,以唯求真善美的理念进行民族文化的薪火相传,以写实为主,追求笔墨的五色变化之韵,追求诗境与超然物外之美,以书法性质的墨线来表现主要物体,强调其变化和内涵。

据张贞一先生生前好友及学生回忆,在文革中受到冲击到干校劳动,大概在72岁时被诊断出眼珠玻璃球混浊,后期作品墨色浓重,用彩偏黄色调就是因为眼疾所致。可惜一生没有出版过个人画册,学生们只是依稀见过几张宣传画页,好不容易在学生周清源处找到一张合影照片也因相纸泛黄辨不太清楚。张贞一先生对中国画独到精辟的见解,给学生全方位的启发,并为他们以后主攻国画奠定了基础,让我们可喜的看到,学生中大多还保持着张先生生前对他的要求,如日日起早练书法,口袋常揣速写本等等。

艺海遗珠,理应捞起。我们相信,张贞一先生这颗尘封多年的明珠,会重新璀璨起来,或许就在不远的明天。

特别鸣谢:
由于张贞一先生是一位远没有被完全发现的画家,历经岁月沉淀,虽是墨海遗珠,却依旧熠熠发光。面对艺海搜珍,搜集其整理相关信息资料煞是困难重重,有幸得到合肥一画斋画廊杨岸森的倾力协助,期间得到了其友人赵鸿恩、学生李维林、周清源、沈力、胡常尧,王大仁的儿子王彪、学术理论家刘继潮、宣城书画院院长范瓦夏、映雪斋画廊范亚梅、摄影师谢峰、《颍州晚报》等的大力支持,不胜感谢。

张贞一,1905年出生于安徽阜阳颍州,卒于1985年,享年80岁。1933年毕业于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教育系。先后在安徽省颍州国立茶峒师范学校、当涂师范学校、宣城师范学校、芜湖艺术学校任教,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政协委员,宣城地区宣州书画院名誉院长、宣城地区美术工作者协会名誉会长、芜湖美术研究室干事、芜湖地区文化局担任创作员。绘画题材广泛,人物、肖像、山水、花卉、禽鸟无不擅长。用笔用墨、丰富多变,构图新巧、主题突出,疏中有密、虚实相间,浓淡相生相宜,具有诗情画意、清新流畅的海派艺术风格。
 

分享到:
Tags: 艺海遗珠张贞一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