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闻 >> 资讯 >> 浏览文章

“张大千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作者:宫嫦 来源:中国美术报 更新时间:2018年01月17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开幕式现场

1月16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和荣宝斋联合主办的“张大千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展览共展出张大千作品132件套,以“集古得新”“临摹敦煌”“大风堂收藏”“大千师友”“大千用印”五个单元,系统展示张大千一生的创作历程。
张大千是20世纪中国画坛的艺术巨匠,是在国内外都具有典型性与影响力的艺术大师。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本次展览是国家博物馆在2018年开年举办的第一个重要专题展览,也是“中国国家博物馆20世纪名家系列展”中的重要项目。张大千先生一生有三万多件作品存世,其中以泼墨泼彩作品最能代表他摹古出新的艺术风格,在中西艺术碰撞融合的语境中,将民族艺术赋予了新的时代特征。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展览现场 钱晓鸣/摄

全球最大尺幅临敦煌壁画初亮相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张大千既取其意,又撷明末清初画家张大风之名,将画堂命名为“大风堂”,他的阅历与胆识、勤勉与才情也可窥其一二。
 
张大千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县,早年从母与兄习画,后拜海上画坛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书画诗文。他饱览了众多名家收藏,遍学明清文人高士画风,尤崇尚石涛,他聪慧过人,过目不忘,早年就具备了深厚的传统文人绘画功力。为得魏晋唐宋艺术之真谛,张大千于1941年远赴敦煌,克服困难,历时三载,临摹敦煌壁画,这对他后来的艺术成就起到了尤为重要的作用。
87岁高龄的原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常沙娜在开幕式中追忆了父亲常书鸿与张大千先生在敦煌的往事:“当时张大千先生鼓励父亲,让他要在这里长期保护和研究敦煌石窟,说我走了但你要一直在这里,这会是一场终生的无期徒刑。”当时敦煌条件艰辛,张大千甚至给其父亲留了一张“蘑菇”的藏宝图。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此次展览中的“临摹敦煌”单元系统展现张大千临摹敦煌的经历,这使得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极大的转变,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生动,线条流畅而富于变化,赋色浓艳又不失端庄,其作品带有了更多职业画家工细,富丽的风貌,与单纯的文人画风拉开了距离,这部分作品分别在20世纪40、50年代,展出于兰州、成都、重庆、日本东京、法国巴黎等地,为世人了解敦煌艺术的伟大成就提供了契机。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这其中,《临晚唐劳度叉斗圣变》以长9.25米,宽3.45米的巨大尺幅,在国博用一整面展墙展出。据四川博物院专家魏学峰介绍,这幅此图是对敦煌莫高窟第196窟壁画的临摹。此幅晚唐壁画,是根据《降魔变》绘制的。该壁画规模宏大故事、情节连贯、布局完整、绘制精细,是晚唐壁画的代表作。这幅临摹作品,以夸张、对比、渲染等手法塑造形象,着力刻画外道斗法失败时的惊恐和慌乱神态造型语言幽默,生动活泼,谐趣横生,突出了佛法的庄严和威利,这也是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中尺幅最大的一件。
张大千 临晚唐劳度叉斗圣变
(请横屏欣赏)
点击浏览下一页
 
集古得新终成大千世界
此后,张大千大量收藏五代宋元绘画名迹,并临摹之精华,对董源、巨然、王蒙等古代绘画大师的艺术特征了如指掌。20世纪50年代后,张大千旅居印度、美欧,广泛接触西方艺术,他博采中西艺术之长,以中国传统泼墨为基础,开创出以泼墨、泼彩为主要艺术语言的绘画风格。
 
展览既展出张大千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如《龙泉寺检书图》《华山云海图》等,也展出他收藏的陈洪绶《右军笼鹅图》、石涛《长安雪霁图》等重要的古代绘画藏品。通过此次展览,可以让观众对张大千的艺术道路有更为全面的认识,进而理解其在20世纪中国艺坛中的崇高地位。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正如徐悲鸿先生所誉:“张大千,乃五百年来第一人也!”他不凡的人生经历与卓越的艺术创作为世人所瞩目,其艺术深受人们的喜爱,创作兼及释道、山水、人物、花鸟、走兽各门类,既精于工笔小品,也擅长写意巨作。
此次展览中“集古得新”单元重点呈现张大千从文人绘画、宫廷绘画、宗教绘画甚至民间绘画中汲取营养广收博览,加之其个人的艺术领悟力和创造力,使得作品能够集古人之大成,并有所创新。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大风堂收藏”单元主要展出张大千有代表性的藏品,与一般收藏家、鉴赏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仅要了解古代书画的风格特征和传承源流,更要扩展自身的视野,扩大师承的对象,使历代名家、名作能为其创作所用。
“大千师友”单元着重梳理了张大千的画坛师友,他与当时许多著名书画家交往密切,有些甚至成为一生挚友,他们互相交流艺术观点,品评、交换书画藏品,甚至一同合作作品。
“大千用印”单元较为全面地展现张大千的篆刻艺术,他一生中所用印章多由陈巨来、方介堪、顿立夫、王壮为等名家所制,材质多为寿山石、青田石等,偶用昌化鸡血石,印文以姓名、斋馆、成语、诗词、收藏、鉴赏等内容为主,多出于其对某一阶段创作、经历或心境的体悟,且钤盖颇具章法,与画作相得益彰。在中西艺术碰撞、融合的历史语境中,展览的作品既体现了张大千深厚的传统艺术底蕴,以及对民族艺术的强烈自信,同时也展现出他对艺术创新与发展方向的非凡创造力。在这一点上,张大千将民族艺术赋予了新的时代特征,在20世纪中国画坛具有标志性意义。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树立坚定的文化自信,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基石。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张大千艺术展”,以这位艺术大师的典型性作为个案,来展示他在继承中华民族伟大文化艺术传统的基础上,所创造出的艺术辉煌,其意义不言而喻。
展览中那一段段过往旧事、一层层清逸笔墨、一枚枚玲珑玉印、一幅幅金碧巨制必定会将观众带入一个非凡的大千世界。展览将持续至3月4日。
 
部分作品欣赏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张大千 临摹五代水月观音图轴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张大千 龙泉寺检书图卷

点击浏览下一页

▲ 张大千 巫峡清秋图轴

张大千 西康纪游图册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张大千 西康纪游图册▲ 开幕式现场
1月16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和荣宝斋联合主办的“张大千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展览共展出张大千作品132件套,以“集古得新”“临摹敦煌”“大风堂收藏”“大千师友”“大千用印”五个单元,系统展示张大千一生的创作历程。
张大千是20世纪中国画坛的艺术巨匠,是在国内外都具有典型性与影响力的艺术大师。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本次展览是国家博物馆在2018年开年举办的第一个重要专题展览,也是“中国国家博物馆20世纪名家系列展”中的重要项目。张大千先生一生有三万多件作品存世,其中以泼墨泼彩作品最能代表他摹古出新的艺术风格,在中西艺术碰撞融合的语境中,将民族艺术赋予了新的时代特征。
▲ 展览现场 钱晓鸣/摄
全球最大尺幅临敦煌壁画初亮相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张大千既取其意,又撷明末清初画家张大风之名,将画堂命名为“大风堂”,他的阅历与胆识、勤勉与才情也可窥其一二。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张大千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县,早年从母与兄习画,后拜海上画坛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书画诗文。他饱览了众多名家收藏,遍学明清文人高士画风,尤崇尚石涛,他聪慧过人,过目不忘,早年就具备了深厚的传统文人绘画功力。为得魏晋唐宋艺术之真谛,张大千于1941年远赴敦煌,克服困难,历时三载,临摹敦煌壁画,这对他后来的艺术成就起到了尤为重要的作用。
87岁高龄的原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常沙娜在开幕式中追忆了父亲常书鸿与张大千先生在敦煌的往事:“当时张大千先生鼓励父亲,让他要在这里长期保护和研究敦煌石窟,说我走了但你要一直在这里,这会是一场终生的无期徒刑。”当时敦煌条件艰辛,张大千甚至给其父亲留了一张“蘑菇”的藏宝图。
▲ 《中国美术报》记者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此次展览中的“临摹敦煌”单元系统展现张大千临摹敦煌的经历,这使得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极大的转变,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生动,线条流畅而富于变化,赋色浓艳又不失端庄,其作品带有了更多职业画家工细,富丽的风貌,与单纯的文人画风拉开了距离,这部分作品分别在20世纪40、50年代,展出于兰州、成都、重庆、日本东京、法国巴黎等地,为世人了解敦煌艺术的伟大成就提供了契机。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这其中,《临晚唐劳度叉斗圣变》以长9.25米,宽3.45米的巨大尺幅,在国博用一整面展墙展出。据四川博物院专家魏学峰介绍,这幅此图是对敦煌莫高窟第196窟壁画的临摹。此幅晚唐壁画,是根据《降魔变》绘制的。该壁画规模宏大故事、情节连贯、布局完整、绘制精细,是晚唐壁画的代表作。这幅临摹作品,以夸张、对比、渲染等手法塑造形象,着力刻画外道斗法失败时的惊恐和慌乱神态造型语言幽默,生动活泼,谐趣横生,突出了佛法的庄严和威利,这也是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中尺幅最大的一件。
张大千 临晚唐劳度叉斗圣变
(请横屏欣赏)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集古得新终成大千世界
此后,张大千大量收藏五代宋元绘画名迹,并临摹之精华,对董源、巨然、王蒙等古代绘画大师的艺术特征了如指掌。20世纪50年代后,张大千旅居印度、美欧,广泛接触西方艺术,他博采中西艺术之长,以中国传统泼墨为基础,开创出以泼墨、泼彩为主要艺术语言的绘画风格。
展览既展出张大千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如《龙泉寺检书图》《华山云海图》等,也展出他收藏的陈洪绶《右军笼鹅图》、石涛《长安雪霁图》等重要的古代绘画藏品。通过此次展览,可以让观众对张大千的艺术道路有更为全面的认识,进而理解其在20世纪中国艺坛中的崇高地位。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正如徐悲鸿先生所誉:“张大千,乃五百年来第一人也!”他不凡的人生经历与卓越的艺术创作为世人所瞩目,其艺术深受人们的喜爱,创作兼及释道、山水、人物、花鸟、走兽各门类,既精于工笔小品,也擅长写意巨作。
此次展览中“集古得新”单元重点呈现张大千从文人绘画、宫廷绘画、宗教绘画甚至民间绘画中汲取营养广收博览,加之其个人的艺术领悟力和创造力,使得作品能够集古人之大成,并有所创新。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大风堂收藏”单元主要展出张大千有代表性的藏品,与一般收藏家、鉴赏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仅要了解古代书画的风格特征和传承源流,更要扩展自身的视野,扩大师承的对象,使历代名家、名作能为其创作所用。
“大千师友”单元着重梳理了张大千的画坛师友,他与当时许多著名书画家交往密切,有些甚至成为一生挚友,他们互相交流艺术观点,品评、交换书画藏品,甚至一同合作作品。
“大千用印”单元较为全面地展现张大千的篆刻艺术,他一生中所用印章多由陈巨来、方介堪、顿立夫、王壮为等名家所制,材质多为寿山石、青田石等,偶用昌化鸡血石,印文以姓名、斋馆、成语、诗词、收藏、鉴赏等内容为主,多出于其对某一阶段创作、经历或心境的体悟,且钤盖颇具章法,与画作相得益彰。在中西艺术碰撞、融合的历史语境中,展览的作品既体现了张大千深厚的传统艺术底蕴,以及对民族艺术的强烈自信,同时也展现出他对艺术创新与发展方向的非凡创造力。在这一点上,张大千将民族艺术赋予了新的时代特征,在20世纪中国画坛具有标志性意义。 
▲ 展览现场 张婷婷/摄
“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树立坚定的文化自信,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基石。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张大千艺术展”,以这位艺术大师的典型性作为个案,来展示他在继承中华民族伟大文化艺术传统的基础上,所创造出的艺术辉煌,其意义不言而喻。
展览中那一段段过往旧事、一层层清逸笔墨、一枚枚玲珑玉印、一幅幅金碧巨制必定会将观众带入一个非凡的大千世界。展览将持续至3月4日。
部分作品欣赏
▲ 张大千 临摹五代水月观音图轴
▲ 张大千 龙泉寺检书图卷
▲ 张大千 巫峡清秋图轴
▼张大千 西康纪游图册
分享到:
Tags:张大千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