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徽派版画 >> 浏览文章

如何评价新徽派版画作品展,来看看艺术大咖们怎么说!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1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执行院长广军

广军:近年来,有很多人在提日本人的工匠精神,我觉得在当代中国,做版画的人就最具有工匠精神。现场的这些版画,是版画艺术家们付出了巨大的劳动量才得以完成的,这种精神和毅力是难以想象的。我们在欣赏这些精彩作品的同时,一定要给予版画家们足够的敬意。

在市场上,版画这一类型还不是很多。版画家借助版画这个媒介去抒发情怀,去尽版画家应该有的一种责任和担当,特别是生活在安徽这样一个山川秀丽、充满人文气息的地域,要将其表现出来并呈现给更多的人欣赏,这也是版画家们的心愿。版画本身长于传播,可以印刷很多份,而像这样的展览把原作提供给人们去欣赏,体现了版画家的博大胸怀。

这次安徽省政府参事室、安徽省文史研究馆,把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版画家来完成,首先,他们觉得这件事值得去做,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其次说明他们相信版画的力量,同时也充分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来完成这件事。

像他们创作的这些大幅作品一般都是需要上机器的,因为机器比较省事,但是他们坚持手工印刷,而且套色不止是印一次,是反复印好多次,做过版画的人都知道,这种劳动量和辛苦是没有办法形容的。如果没有强大的决心和博大的胸怀,做版画是做不到底的,我由衷地佩服他们,安徽的版画艺术家们非常了不起!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版画院院长王炜

王炜: 我现在很少参观美术馆的展览,但听说安徽的版画展览,我是必须要来的,因为我和安徽有非常深的情缘,我与安徽版画界的老中青画家有着深厚的友谊。从赖少其、师松龄到现在的章飚、班苓,都是我的师友。

今天看到了新徽派版画作品,我非常高兴,我认为它的确传承了安徽版画的优秀传统,在此基础上又有新的创造。这个创造不仅是篇幅的大小,还在于艺术的含金量上。新徽派版画家们为中国版画整体的发展做出了新的贡献。新徽派版画给我的印象是油印套色,这是它最鲜明的特色。最大的那幅集体创的《大美黄山 迎客天下》,它是把黄山的云海通过色彩的组合和现代的构成表现出来,这的确是一个新的创造。同时我也很欣赏安徽的一些黑白木刻,尤其小篇幅的版画作品,像章飚、班苓的过去的版画作品,我看了都非常的亲切。艺术,最震撼人心的东西还是来源于生活。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主任苏新平

苏新平:80年代成长起来的安徽版画家们,他们的视野都很开阔,都曾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或者进修过,他们把国内和国际上最新鲜的思想和艺术的创作方法带回了安徽,然后他们组织了一批又一批中青年版画家不断的探讨和研习,创作了一大批版画,这时期的作品也是非常浩瀚的,今天展览主要是他们之后包括他们创作的一批版画作品。这批版画作品代表了今天的风貌,跟文化战略的发展需要和要求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的,事实上,对于今天来说,无论是版画还是其他画种,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向。

点击浏览下一页

安徽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党组成员、副主任,安徽省文史研究馆常务副馆长刘江颖

刘江颖:在当前弘扬和发展传统文化的工作上,“锦绣中华——当代新徽派版画作品展”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实践活动。选择版画作为创作形式,是考虑到安徽版画有着光荣的传统,曾经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同时又有一批全国知名和较有成就的安徽籍艺术家。这批作品经过为期两年的创作,整个团队付出了大量的辛勤汗水,最终能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给大家呈现出面貌一新、蔚为大观的新徽派版画创作成果,实属不易。这次画展也是我们立足安徽,面向全国,以实际行动助推文化建设,增强文化自信的一次实践,同时也向党的十九大献礼!

点击浏览下一页

安徽省美学学会会长,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执行主任陈祥明

陈祥明:这次“锦绣中华——当代新徽派版画作品展”整体上是一次突破和升华,为什么这样说呢?第一,题材丰富,这次版画展出的作品题材不仅仅局限于画家们熟悉的安徽风光,同时还展出了香港、台湾和澳门三地的景点题材;第二,篇幅巨大,过去传统版画是非常小的,六七十年代版画稍微大一些,现在的版画篇幅更大。这个“大”在学术界有不同看法,我个人觉得是现代建筑大空间的艺术装饰需求,也是为了满足现代生活大容量的公众审美需求。所以说这么大的版画应该是跨时代的。

从技法上来说,这次版画创作不但吸收传统徽派版画的特色和语言,在此基础上也创造了新的特色和语言,纵向地借鉴了中国古代、横向地借鉴了其他艺术。除此之外,这些版画还有个重要的特点——不重复,非常有个性。这批版画家们个性非常强烈,所创作的版画作品都深深烙印着个人的艺术风格,这是非常重要的,既不拘泥古人,也不重复自我,也是我觉得了不起的。因此,总的来说,这是新徽派版画的一次突破和升华!

点击浏览下一页

安徽美协艺术顾问,安徽省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王佛生

王佛生:徽派版画在安徽版画发展史上来说,是一次非常好的传承。在明清的时候,徽派版画就有了一个很高的艺术标准,当时由于印刷业的发展,徽派版画也应运发展了起来,并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建国以后,以赖少其为首的安徽版画家们,用一种新的观点、新的理念重新把徽派版画进行了革新,创造了一批以现实主义为题材的作品,深刻反映了当代安徽的现实生活。最关键的是他们把素描、透视关系、色彩这些因素引入版画作品创作,使得徽派版画有了新的历史面貌。这一传承从六十年代初开始,一直到当今,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

徽派版画在六十到七十年代,有一次的里程碑式的创新。它给我们很多启发,第一个是事先设计的固定的题材,可以进行集体创作;第二个是吸收利用了色彩、构图等现实主义的表现方式,同时也把时代主题融入在一起。

这次版画进京的展览,同样是传承了六七十年代版画创作的一个思路,第一,仍然是以现实主义为主题,第二,主要的题材确定在安徽的人文和自然风景上,第三,这次更多表现的是把现代审美理念,比如表现主义的色彩和传统版画的线条进行了有机的结合。这批版画作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它符合现在的审美趋势,实现了在博物馆展出的效果,还有重大场面的布置效果。这种把题材和形式充分融和在一起的艺术创作,我觉得深刻体现了安徽人民蒸蒸日上、振奋发展的精神面貌。

点击浏览下一页

新徽派版画创作组组长章飚

章飚:黄山是中国的名山,也是中国的名片。古往今来,有很多画家都画过黄山,用国画、油画、水彩画等等形式来表现黄山。在创作之初,经过了详细的研究、讨论,最后决定用黑白木刻版画来表现。创作版画是鲁迅先生大力提倡的,也是现代版画很重要的一个表现形式。安徽有着古徽派版画的传承、新徽派版画的创造历史,以及悠久深厚的文化积淀。安徽的版画家们决定用黑白版画的形式来表现安徽的圣山之后,新的问题出现了,如何去全景地表现奇伟俏丽、灵秀多姿的黄山呢?当时的想法是把黄山的莲花峰、天都峰作为主体表现,但是怎么体现时代精神,展示新时代的、不断发展中的黄山呢?我们在画上把缆车、高速公路和西递宏村等文化遗产有机地布置在群山之中,这样呈现出的黄山便是现代的黄山、盛世的黄山。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画家、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周尊圣

周尊圣:首先祝贺新徽派版画作品在中国美术馆成功开幕!新徽派版画是对中国古老版画的传承,艺术家们在新的时代用新的绘画方式展示出表现和讴歌时代的作品,我觉得是安徽艺术家们应该做的事,如今,他们做了,而且做得非常精彩,我真心地敬佩他们。

比如说黄山、九华山,他们通过新时代的方式、新时代的技术和新时代的思考,用色彩丰富的巨幅尺寸展示安徽的山、安徽的水、安徽的美、安徽的文化。安徽是一个文化大省,版画是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我画国画,对版画了解不多,但我非常关注。因为我在国画创作里一直强调黑白灰的关系,在版画里,亦是如此。这批作品表现出来的视觉效果很强烈,相信这批作品给美术界、版画界、观者都会带来新的艺术感受和审美情趣。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吴为山:大时代,大画面,大境界,这三大也是今天安徽文化强省的一个标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