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安画派 >> 新安名家 >> 浏览文章

石涛

作者:陈明哲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25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石涛 云山秋晓图 立轴 设色纸本

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辩

“笔墨当随时代”虽是清代石涛所说,然而并非石涛本意,这句话只是被好事者断章取意地曲解,成为了美术界的革命口号。又慢慢成了当前较流行、较时尚的口号。甚至一些老一辈的艺术家动辄以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为古训,将错就错,以讹传讹。更有一群不究画理、人云亦云的人帮着吆喝。

刘勰在《文心雕龙。时序》中有“时运交移,质文代变”和“歌谣文理,与世推移”说,中国古人很早就认识到了艺文随时代而嬗变的特质,唐诗重情,宋诗重理,元画尚意,明清画尚趣。而某一时代的特征(即风格)并不是之前存在着一个抽象的“时代精神”,让画家去“反映”,让艺人去“代变”。“笔墨当随时代”这句口号提法本身就包含对艺术的创作有着刻意的成份,笔墨是艺术家本身及艺术家个人所处的时代环境,个人修养和对自然的感受自觉地反映在笔墨上。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石涛的这段画论原文:“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上古之画迹简而意澹,如汉魏六朝之句,然中古之画,如初盛唐之句,雄浑壮丽;下古之画,如晚唐之句,虽清丽而渐渐薄矣;到元则如阮籍,王粲辈,倪黄辈如口诵陶潜之句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恐无复佳矣。癸未夏日苦瓜痴绝书。”这则画跋是石涛在公元1703年,62岁居扬州时画跋原文,也是他晚年的笔墨观。显然在石涛看来,时代的审美每况愈下,笔墨随时代的风气转变就像诗文随时代的风气转变一样将会“渐渐薄矣”,“无复佳矣”。此语是石涛对笔墨的时代特征的阐释。石涛的这段话是不赞成“笔墨当随时代”的。在这里“笔墨当随时代”只是一个假设,假使笔墨当是随时代,就会象诗文一样随时代风气“无复佳矣”。言外之意就是笔墨不应该随时代。

一、从石涛的艺术追求来看,说明他是反对“笔墨当随时代”的

石涛的时代,中国画是董其昌大行其道的时代,有清以来山水画坛几乎没有不受其影响的。“书画一道,自董思翁开堂说法以来,海内翕然从之,沈、唐、文、祝之流遂塞,至今天无有问津者。”(清.方熏) “我朝画学不衰,全赖董文敏把持正宗”。(清.李修易)显然董其昌被视为正脉,引导着中国画山水画的时代潮流。后继者“四王吴恽”极力追捧,倡导复古,一笔一墨讲究出处。动则曰“某家皴点,可以立脚,非似某家山水,不能传久。某家清澹,可以立品,非似某家工巧,只足娱人”,“某笔肖某笔,不肖可唾矣”。石涛早期学画,从笔墨技法上是元四家,沈周、董其昌一路的。但他对当时画坛那种只重仿法某家某派的做法很是不满,天津艺术博物馆藏他16岁时的《山水花卉册》(一说是26岁画,46岁重题,参见鲁迅美术学院孙世昌教授《石涛艺术世界》)画跋有:“画有南北宗,书有二王法,张融有言,不恨臣有二王法,恨二王无臣法,今问南北宗,我宗耶?宗我耶?一时捧腹曰‘我自用我法’”。(汪绎辰《大涤子题画诗跋》)  十几岁时就对董其昌的南北宗论,发出如此指责,足见其自我意识之强烈。针对画坛的袭古风气,亦是当时的时代风气所造成的泥古不化现象极力反对,青年时代他还疾呼“我自用我法”,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能够大胆地提出“我自用我法”在艺术上已经超乎寻常蹊径。也反映了石涛的思想与时代的 审美格格不入。

中国古典绘画至董其昌,形式表现更为抽象,纯粹,笔墨更趋于概念性,这不能不说是美术史上的一大进步,引导着时代审美的倾向,但同时千篇一律的笔墨形式,陈陈相因摹古风气也给后世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而处在同时代的石涛却反其道而行之,强调影响画家笔墨是亲历自然山川所引发的直接审美感受,“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令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从湘源到楚水,从越中到黄山,搜尽奇峰打草稿,借助自己已获得的知识,法则,技艺去发展对自然山川的直接审美感受,升华为新的认识和笔墨表现形成。“动乎意,生乎情,举乎力”,通过臂腕手指而发乎笔,或浓淡,或轻重,或虚实,或疏密,在画面上表现出内心感受和情感节律相应的点线,墨态境象,心手相应,从而达到“如天之造生,地之造成”的境地。因为没有直接的审美感受,只是去迎合当时的时代审美趋向,就不能真正意义上的完成新的笔墨形式的创造。

董其昌说:“以境界之奇怪论,画不如真山水”,“以笔墨精妙论,则真山水不如画”。董其昌自己也认为笔墨还是要和真山水结合起来的。

自然中的山水是永恒的,不变化,只有时代是变化的,而不同时代的人对真山水的感受也不同。时代的进步、审美越味的高下和笔墨的发展并不是一个正比关系,古未必劣,今未必佳。“迹有巧拙,艺无今古”。(谢赫) 时代进步了,并不能说明人们的审美情趣提高了,而是审美情趣发生了变化,这样就带来不同时代的画家对真山水的感受,理解不同,而最终可以反映在笔墨上,而不是刻意地、主观地去迎合时代审美。准确地说笔墨反映时代,而不是“应该”,“一定”去要“随时代”。

而时代审美的逆行者——石涛通过自己的个性思想和笔墨追术,一样使中国画焕发出生命的光彩。当大多数画家热衷于外来的东西和新的探索,或迎合时代需要,政治需要而大喊“笔墨当随时代”时,李可染,石鲁的笔墨从生活中来,陆俨少,傅抱石的笔墨从传统中来,他们都成功了,然而他们的成功都没有失去中国画的意义,试想他们的笔墨追术要是总随时代变化而变化,还会有今天的李可染,石鲁和陆俨少,傅抱石吗?

石涛“借笔墨以写天物万物而陶泳乎我也”,他的创作实践也证明了他不随时流,追术革新是一贯的,从青年时的“我自用我法”,到南京时的“法本法无法,再到北游期间的“不立一法,不舍一法”和晚年的“无法而法”其思想脉络很清晰的,所以他不赞成“笔墨当随时代”也是理所当然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石涛 松荫研读图 立轴 水墨纸

二、从石涛个性气质来看,他是反对“笔墨当随时代”的

石涛是清初最富有独创性的画家,被20世纪初期画坛称为“个性派”,他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他经常批评泥古派是“知有古而不知有我者也”,他在创作中“我自发我之肺腹,揭我之须眉”,强调“书与画天生自有一人职掌一个之事”。有的话甚至很意气,有点不讲道理,如“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纵有时触着某家,是某家就我,非我就某家也。”这就是石涛的个性。
石涛也曾北上问赏皇家,展示才艺,“欲向皇家问赏心,好从宝绘论知遇”,在京城是正统派的天下,他的精头乱服野逸纵横画风,根本没有立锥之地,史传所谓的跟王原祁、王石谷的二次合作那只不过是好事者博尔都的炒作而已,至于王原祁盛赞石涛:“海内丹青家不能尽识,而大江以南,当推石涛的第一,予与石谷皆有所未逮”这句话最早出现在1791年冯金伯的《国朝画识》,再早已无记载,缺乏史实,不足以信。(考证详参见台湾学者石守谦的《石涛、王原祁合作兰竹图的问题》) “四王”以正统派自居,石涛在京师被上层的艺术界批评为“纵横习气”而遭到了冷落,这时则创作出一生中极具个性的作品如《搜尽奇峰图》卷,《古木垂阴图》轴等,来竭力彰显自己的艺术见解,并回应正统派是“道眼未明,纵横习气安可辨焉”,并说“不立一法,是吾宗也,不舍一法,是我旨也”。时流被石涛斥为“道眼未明”,可见石涛何以去追随他们呢?

三、从石涛的艺术作品来看,也没有反映出他的笔墨是追随时代审美的

清初的时代审美崇尚繁复、精细,这一点在建筑,诗文、玉雕、瓷器等方面具体体现出来,书画上表现在以秀润的“董体”和缜密“王画”为典型,为时尚。而石涛的山水从南宗出,甚至还学过董其昌,但随的阅历增长,他渐渐冲绝束缚,抒发主观情态。“不从门入”(自用印),倡导我法,其山水“笔墨纵恣,脱尽窠臼”。表现在用墨上,善用积墨,破墨,泼墨,焦润枯湿上处理的独得其妙,满纸墨色淋漓酣畅,自然天成;在用点上,不拘一格,把点的功能扩大,夸张,点的独立价值被加强、提高,勾皴点染不分先后,“从心所欲不逾矩”,这也是前所未有的。

而在构图上,石涛的截取式构图,以特写手法传达深遂的境界,虚实结合,出奇至胜,不落时人窠臼,极富创造性。

石涛的花鸟兰竹也迥与时异,郑板桥说石涛“画兰不似兰,画竹好野战”,尤其是书法,胎息颜真卿,少年时对董其昌有所临习,然“心不甚喜”而终。石涛喜题长跋,往往因画异而体变,这一点在当时的画坛也是绝无仅有的。石涛的画中可以看出他对笔墨语言进行的精心实验,避免了文人画发展单纯的趣味表现,以及对今天文人画仅仅是玩弄笔墨的一族,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他更多地表现出了大千世界的盎然生气和文人画中那种难得的岸然自立的气格。

笔墨是民族的,个性的。石涛在当时正统派复古,拟古的思想统治时代,如此鲜明地针锋相对,提出“借古以开今”的口号,高扬“我之为我,自有我在”的生命精神,不随时流,如空谷足音,尤其是他的笔墨观,在中国画多文化的今天,时代审美不断变化,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把握中国画精神气质,去创新中国画,而不是人云亦云地去跟风,机械地、 盲目地、刻意地去追随毫无内容的流行样式。

点击浏览下一页

石涛 山水图轴

君不见,当前空洞大尺幅,满构图,曰“冲击力”,曰“实验水墨”,曰“新文人画”,不是颓废,消极人物,就是桌布,床单式的构成花鸟,抑或阴森,古怪的山水,正是这些底气不足,文化和绘画功底浅薄,缺乏对中国画精神的理解的人,急功近利,以变异求发展,以狂怪求个性,打着“笔墨当随时代”的幌子哗众取宠,有术无学,招摇撞骗。学术界也热闹非凡,一会有人宣告“中国画已穷途末路”,一会称“笔墨等于零”,一会要“革宣纸的命”,一会又要“把‘四王’逐出课堂去”。根本对中国画的笔墨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今天的美术创作卷入商品流通领域,把精神产品商品化,笔墨的发展经历了历史上的宗教化,政治化 ,商品化后,这种世俗的力量直接影响画家的创作,有的作品脱离生活,脱离自然,脱离本土坏境,缺少自己的笔墨观和“一行三昧”的定力。

石涛努力摆脱时流的蕃蓠和羁绊,驰骋于时代的颓风之外,探寻自家的艺术道路,并毫不顾忌地触犯时代审美观,积极探寻富有个性的笔墨表现形式,提出“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之所转”,最终是“无复佳矣”的笔墨观,在今天仍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我想今天人们对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也会有一个新的认识。
 

分享到:
Tags:石涛,笔墨当随时代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