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安画派 >> 新安名家 >> 浏览文章

萧云从

作者:陈明哲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25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萧云从 1653年为士介山水册 23.7x14.7cm 现藏安徽博物馆

渐江和萧云从的关系考

渐江和萧云从的关系问题,在学术界一直是很含糊的。有人认为渐江从学于萧云从,是师生关系;有人认为渐江常请教于萧云从,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有人认为渐江和萧云从是好友,在绘画上是相互影响。笔者以为渐江和萧云从在绘画上是互为影响,不存在师承关系。

历史上渐江和萧云从的会晤并无直接的史料记载,我们只能通过一些间接的文献约略知道他们见过面,他们之间的交流更多的是通过他们的共同好友汤燕生不断地传递着他们的绘画作品和创作理念。一些学者根据渐江、萧云从等有关的文献资料得出渐江学于萧云从的结论。比如,王石城所著《萧云从》讲:“渐江跟萧云从学画,是传家学”;①1983年出版的《新安人物志》的渐江小传中讲“渐江师于萧云从”;还有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的李雪曼博士在《中国山水画》中称:“弘仁用的是一种基于萧云从风格的‘裸骨’风格。”亦认为渐江学于萧云从。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渐江常请教于萧云从,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比如郎绍君、陈传席主编的《中国名家全集》之顾平著《萧云从》卷和卢辅圣主编的《中国山水画通鉴》之黄剑撰文《貌写家山》卷,都持有这种观点;陈传席在他的《中国山水画史》中讲“……从这一段题跋来看,史称渐江尝师事萧云从,可信。”也基本上持有这一观点。

一、曹寅的《十竹斋图》画跋是伪跋

认为渐江学于萧云从的人都是根据渐江为胡其毅所作《十竹斋图》上曹寅的一则画跋所下的结论。“顺治十四年(1657年)丁酉九月,渐江游南京,为胡其毅(致果)作《十竹斋图》。”②此图诗跋著录于长白李佳(继昌)辑《左庵一得初录》,此书为光绪二十四年排印本;还影印于民国时期出版的《神州大观》第三号,今南京图书馆古籍部有藏;此图还见于1984年版的《渐江资料集》。《十竹斋图》原作今已经不知去向,所以要考证曹寅的《十竹斋图》画跋真伪还要从一些间接的文献资料入手。

首先据《左庵一得初录》知渐江《十竹斋图》画款原题:

“窗影摇群木,墙阴载一峰。”晨雨薄寒,精神寂寞。偶驱毫为此,意与岑嘉州逸句谬合者,因并系之。丁酉九月渐江僧仁。”

另有汤燕生题诗及跋文:

“高僧之生,迥与世异。前身巨然,宿世清閟。绝壑是栖,华屋引避。偶然落笔,标格奇至。梧树挺森,峰岩峭邃。中有高斋,亢爽孤寄。困学有图,十竹以嗣。贻我胡公,补兹逸事。思师矜慎,非购所致。王公降礼,靳固不视。逸士偶亲,交饮已醉。乘兴下笔,当筵散施。略无吝情,为诗以志。我友致果,淡然治洁。往与师游,默呼同志。张图障壁,灵光独岿。”跋曰:“渐师此画仿佛有清閟阁、困学斋遗意,盖为致果道兄隐隐作十竹斋图也。丁未新秋出此属题,漫书数行,以附不朽。弟汤燕生。”

又有曹寅题诗及跋文:

“逸气云林逊作家,老凭闲手种梅花;吉光片羽休轻觑,曾敌梁园玉画叉。渐江学画于尺木,而品致迥出其上。往时栎园先生购海内名画,以不得渐师片纸为恨。今赖古堂收藏尽归他姓矣。师暮年预营窣堵,募种梅花,盖韵僧也。扫花道人题。”

 扫花道人为曹寅的号。 曹寅(1658-1712),字子清,号楝亭,是大名鼎鼎的曹雪芹之祖父。曹寅有《楝亭集》行世,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出版有影印本,北大图书馆还出版了胡绍棠笺注《楝亭集笺注》一书。曹寅与《十竹斋图》的主人胡其毅交往颇深,多诗文唱和,据统计曹寅的《楝亭集》中有十三首诗提及胡静夫,即胡其毅。胡其毅,字至果,号静夫,休宁人,著有《静拙斋诗稿》,其父胡正言是“十竹斋”创始人。(时萧云从为胡正言亦作过多幅画)胡其毅得到了渐江为之所作的《十竹斋图》自然也想请他的诗友曹寅溢美一番,因为当时曹寅的名气很大,据程廷祚《青溪集》卷十二记“楝亭曹公主持风雅,四方之士多归之。”于是就有了扫花道人的这段题跋。从这段跋文中我们就可以很明确知道“渐江学画于尺木”,也就是萧云从。但历来有研究者对这则画跋持有不同的看法。

其一,罗长铭(1904-1971)在《续歙故》中关于渐江《山水轴》一则,就曹寅的画跋指出:“周栎园以渐江画出于孙无修,曹楝亭又以渐江画学于萧尺木,传闻异词,未知其审。《楝亭诗钞》注中,已删此语。尺木与渐江画风有相近处,当是互相影响,未必有师承关系也。”③

其二,汪世清(1916-2003)编篡《渐江资料集》中,在介绍渐江画目里讲到《十竹斋图》后专门附按语:“曹跋谓渐江师事尺木,未必可信,至认“师暮年预营窣堵,募种梅花”,则更属传闻之误矣。”

罗长铭讲曹寅“传闻异词,未知其审”, 汪世清说曹寅“更属传闻之误矣”,的确,我们仅就曹跋中讲渐江在晚年就开始经营自己的墓地,募种梅花,建造佛塔,就有理由怀疑曹跋的真伪。其实,汪世清和汪聪在编1963年版的《渐江资料集》时就怀疑此跋的为伪,而未列入。鲍义来编的《汪世清书简》中有一札汪世清1963年致罗长铭的信写到:

“曹楝亭跋渐江画谓‘渐江画学于萧尺木而品格迥出其上’,我觉得这可能是曹得之于传闻之误,实不可信。故此跋未列入资料集。既然有如此说法,且亦有人以此为据而认为渐江为萧尺木的学生,则提出以引起讨论,也很有意义。如能设法补入,也好。”

所以,到了1984年《渐江资料集》再版的时候加入了曹跋,汪世清先生也作了按语。但是大多数人不愿做深入研究,而是直接引用此段曹跋以证渐江画学于萧尺木。

查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编印的曹寅《楝亭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出版有影印本,此诗注是:“周栎园藏画以缺渐江为恨,渐江老喜种梅花,号梅花和尚。”绝无“渐江学画于尺木”等之句。康熙五十二年印行《楝亭集》正是曹寅刚刚过世一年,《楝亭集》所选诗都是曹寅生前自己选定,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出版的是影印本,不可能出现排版错误。所以“渐江学画于尺木”之句到后来光绪二十四年排印本的《左庵一得初录》中出现,为好事者排印时所加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萧云从 1653年为士介山水册 23.7x14.7cm 现藏安徽博物馆 (2)又,罗长铭讲:“《楝亭诗钞》注中,已删此语。”意思是他后来看到的《楝亭诗钞》注语里“渐江学画于尺木”等句都删去了,其实不然,曹寅这首诗跋的并不是《十竹斋图》,而是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墨梅图轴》,此图为陈叔通旧藏,曾出版在《百梅集》、《支那南画大成》第三卷和《渐江画集》上(1969年香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出版,收录渐江作品二十二件),此图还被刊登在2013年3月16日的《美术报》上,姜宝林作弘仁《墨梅图轴》解读。

《墨梅图轴》渐江题款识:

“庭空月无影,梦暖雪生香。渐江 弘仁。”钤印:“弘仁”(朱文)、“渐江”(白文)。

左上方有曹寅诗跋:

“逸气云林逊作家,老凭闲手种梅花。吉光片羽休轻觑,曾敌梁园玉画叉。周樑园藏画以缺渐江者为恨,渐江老喜种梅,号梅花和尚。栋亭曹寅。”

这些文字和《楝亭集》、《楝亭诗钞》都是完全吻合的,从诗文的内容来看“老凭闲手种梅花”、 “渐江老喜种梅花,号梅花和尚”所言的都是梅花,这也和《墨梅图轴》非常吻合的。《墨梅图轴》经名家收藏,流传有序,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非常可靠。而《十竹斋图》却只存有画目,上面的曹寅画跋也是出现在相对较晚的清末光绪年间的《左庵一得初录》上,要大大晚于康熙五十二年编印的《楝亭集》,而《楝亭集》的诗都是曹寅生前自己选定的,综合起来我们可以断定《十竹斋图》上的曹跋应为伪跋。所以,仅就《十竹斋图》的曹跋说“渐江学画于尺木”是没有说服力的,因为曹跋本身的真实性存在问题。

二、关于《黄山山水册》上萧云从的画跋问题

 萧云从在跋弘仁的《黄山山水册》(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说:

 “山水之游,似有前缘。余尝东登泰岱,南渡钱塘,而邻界黄海,遂未得一到。今老惫矣,扶筇难涉,惟喜听人说斯奇耳。渐公每与我言其概。余恒谓天下至奇之山,须以至灵之笔写之。乃师归故里,结庵莲花峰下,烟云变幻,寝食于兹,胸怀浩乐。因取山中诸名胜,制为小册。层峦怪石,老树虬松,流水澄潭,丹岩巨壑,靡一不备。天都异境,不必身历其间,已宛然在目矣。诚画中之三昧哉!余老画师也,绘事不让前哲,及睹斯图,令我敛手。钟山梅下七十老人萧云从题于无闷斋。”

根据这段画跋也有人分析萧云从曾经指导过渐江,王石城、陈传席、顾平都持有这种观点。其中顾平先生在其所著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萧云从》一书中谈到:“从‘余恒谓天下至奇之山,须以至灵之笔写之。乃师归故里,’仍可以看出萧云从曾就绘画确实有指导过渐江的意思。”⑤通读全文,我们可以看出萧云从对渐江的都是溢美之词,却看不出萧云从有指导过渐江的意思,“至奇之山,须以至灵之笔写之”也是赞扬渐江“用至灵之笔写了至奇之黄山”,也不是在指导渐江,当时萧云从写这段跋时,渐江已经去世。“渐公每与我言其概”侧面说明他们见过面。渐江一生曾两次到过芜湖,但无文献记载他和萧云从见过面,渐江和萧云从都多次去过宣城,但亦无资料记载他们相遇过。萧云从自己说过“邻界黄海,遂未得一到”,说明萧云从一生未去过黄山。至于“余老画师也,绘事不让前哲,及睹斯图,令我敛手。”是萧云从自谦之说,“老画师”非指老师。萧云从自谦为老画师,从行文的意思也看不出他把渐江作为学生辈看。萧云从自称“老画师”,在他的《九歌自跋》中开文就提到:

 “余老画师也,无能为矣。退而学诗,熟精《文选》。怪吾家昭明,黜陟《九歌》,取《离骚》读之,感古人之悲郁愤懑,不觉潸然泪下。……然而冥心澄虑,寄愁天上而幻出之,所谓思之思之,鬼神通之者,画师亦难言矣。”⑥

 汤燕生也称萧云从为“老画师”,这在南京博物院所藏的萧云从《云台疏树图》汤燕生跋文可知:

  “步啸如传岩谷响,投躯敢做五湖长。秦人花洞香难寻,坐居奇峰看日上。渐公已去孙逸随,老画师当属阿谁?惆怅白头萧賁在,流传矜慎似当时。观萧尺翁画卷,怀旧有作,黄山樵者汤燕生漫书于补过斋。”⑦

汤燕生讲的“老画师”指萧云从,以上两处所讲的“老画师”都和萧云从在渐江画跋里讲的“老画师”一样,非指老师。汤燕生诗里提到的渐江、孙逸、萧云从三人显然是并列对待的,汤燕生也没有把渐江看做是萧云从的学生。作为穿针引线的汤燕生是最了解渐江和萧云从的关系的,在汤燕生和渐江、萧云从他们之间唱和的诗文里以及为他们的画作跋文里都没有记载或流露出渐江是萧云从的学生。

通过萧云从题渐江《黄山山水册》的画跋中我们可以看出萧云从对渐江是非常服膺的。我们还可以通过汤燕生在萧云从另一幅画上的跋文来看看渐江对萧云从同样也是非常佩服的。现藏上海博物馆的萧云从《青绿山水》上有汤燕生跋文:

 “尺翁萧隐君,以渔佃百家之皴,口作绘事,精备六法,流传江表。余友渐江师,深于画者,见而悦之,叹谓三百年来无复此作……”⑧

汤燕生说渐江见了萧云从的画“见而悦之,叹谓三百年来无复此作”,可见渐江对萧云从的绘画成就评价之高,这段话出自他们的共同好友汤燕生之口自属可信。渐江和萧云从之间,一个是看到对方的画“令我敛手”, 另一个是看到对方的画“见而悦之”,互为倾慕由此可见,所有说渐江和萧云从在绘画上是知己,是互为影响较为妥贴。

三  、谁最先创造了“裸骨”的绘画风格?

渐江、萧云从二人风格极为接近,但谁最先创造了这种“裸骨”表现手法?我们不能以为萧云从长渐江十四岁、萧云从比渐江的绘画风格多样就认定渐江师从于萧云从。渐江最早的一幅作品是现藏于上海市博物馆《新安五家冈陵图合卷》,同时有李永昌、汪度、刘上延、孙逸四家。此图为崇祯十二年(1639年)作,时渐江年三十岁,卷后有乾隆时黄钺跋文:

 “……孙无逸与萧尺木齐名,故时称孙萧。然所见往往不及,或有大著作在耶?江韬,渐江师也。渐江,明诸生,甲申后始入黄山为僧,兹题己卯三月,盖崇祯十二年春,是时师尚儒冠也。……乾隆己亥夏,吾同里胡丈惺亭出示此卷,并属书此意于纸尾,殊愧白圭之有玷也。左君黄钺跋。”⑨

黄钺曾居芜湖筹建中江书院,是当时著名的画家和艺术理论家,对萧云从、汤燕生研究颇深,编著有《萧汤二老遗诗合编》两卷。他在题跋《新安五家冈陵图合卷》时特意提到了萧云从,但对渐江和萧云从的关系却只字未提。但我们从这件渐江三十岁的作品依稀可以看出“裸骨”的雏形,以线为主,皴笔简明,虽然是渐江未出家之前的作品,但他的笔性直到去世都是始终如一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萧云从 1653年为士介山水册 23.7x14.7cm 现藏安徽博物馆

渐江1639年作《冈陵图合卷》时,萧云从44岁,是年萧云从中科副榜第一准贡。此前,萧云从传世作品大都是繁复的宋人山水,偶然所见拟元人简淡一路的,也是运宋人笔墨,元人的丘壑。萧云从的早期作品中,据沙鸥辑注《萧云从年表》:“1632年,37岁,作《萧山春日图》”,此图曾是2002年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的拍品。查此图款题“壬申春日,拟元大家笔意,无逸道长嘱命,弟草率不工窃恐大方遗笑,萧云丛。”先不论作品的可靠度,就这件作品来讲,虽言“拟元大家笔意”,然山石繁复的皴笔和树木密实的点叶都是宋人笔法,和“裸骨”的画法还是相去甚远的。

另一幅早期就是被王石城先生误定为1626年的《秋山行旅卷》,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其实《秋山行旅卷》萧云从并未写创作年份,据日本珂罗版影印本款题:

 “作此画几十年矣,当时偶没之废册中,若不知有此,今予年六十有二,重一相遇阅之,不能复得,因以叹昔之胫力强壮、工细自适,谁谓画师必老而后佳也。丁酉花朝题,钟山萧云从。”

丁酉是1657年,萧云从见旧作重题“作此画几十年矣”,我们可以认定为萧云从的早期作品。此图山涧溪流曲折回环,屋舍亭台掩映其间,行人、牧童、渔夫、樵者,古松、怪石、栈道,酒旗,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此图意境的营造和笔墨的表现方法都和渐江崇尚的“裸骨”风格明显不类。

萧云从最接近“裸骨”风格又相对较早的一幅作品是1653年的《为郑士介作山水册》,纸本,设色,计8开,今藏安徽博物馆。此图虽写“学李成”、“学荆浩”,但很明显的方折勾勒山石,和渐江的这一时期的作品较为接近。用渐江1652年在宣城所作的《竹岸芦浦图卷》(影印于渐江资料集,现藏日本)相比较,渐江的山石勾勒更明确、更肯定、更坚实,而萧云从《为郑士介作山水册》中山石的擦笔较多,“裸”还不够突出,这在他后来的作品中擦笔就逐渐减少了,而以淡淡的皴笔代替了。渐江1652年在宣城作《竹岸芦浦图卷》之后就到了芜湖,这是史料中记载的渐江第一次到芜湖。据汪世清辑《渐江年表》:
“顺治九年壬辰(一六五二) ,渐江四十三岁,九月,渐江在宣城碧霞道院作《竹岸芦浦图卷》。十二月,程守自南京来芜湖,与渐江相见,旋即别去。”⑩

点击浏览下一页

萧云从 1658年作 茅屋深构图 136x38.8cm 现藏安徽博物馆

萧云从讲“渐公每与我言其概”,也许他们就是这次有一次相唔。然而,就他们这个时期“裸骨”风格的成熟程度来讲,还是渐江的更成熟些。到1663年萧云从作《松荫茅屋图》(现藏安徽博物馆)和渐江同年作的绝笔《为中翁山水册》(现藏美国纳尔逊美术馆)风格就基本一致了。渐江去世后,萧云从1669年作《石蹬摊书图》(现藏北京荣宝斋)创作风格和渐江几乎一模一样。从以上渐江和萧云从几个阶段的作品对比来看,萧云从并没有先于渐江创造了“裸骨”表现手法,所以我们就不能就绘画风格说渐江学于萧云从。

综合以上三个方面的论述,笔者认为渐江和萧云从的关系是互为影响,不存在师承关系,只不过萧云从的绘画风格更趋于多样,渐江则是把他们共有的这种“裸骨”的风格发展到了极致。

注释:
①王石城 著《萧云从》51页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79年
②汪世清、汪聪编篡《渐江资料集》  247页 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
③许承尧 撰《歙事闲谭》下卷之《续歙故》1143页 黄山书社 2001年
④汪世清、汪聪编篡《渐江资料集》  66页 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 
⑤顾 平 著《萧云从》 34页  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 2006年 
⑥郑振铎 著《郑振铎文集》 作家出版社1988年
⑦沙 鸥 辑注《萧云从诗文辑注》 207页    黄山书社出版社 2010年
⑧沙 鸥 辑注《萧云从诗文辑注》 208页    黄山书社出版社 2010年
⑨汪世清、汪聪编篡《渐江资料集》 60页 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
⑩汪世清、汪聪编篡《渐江资料集》 246页 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