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安画派 >> 理论研究 >> 浏览文章

萧龙士和江淮画派之研究(上)

作者:陈明哲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2月09日 【字体:

编者按:萧龙士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的花鸟画大师,其先后师事吴昌硕、齐白石,与李可染、李苦禅、许麟庐等艺界名流相竞爽。经历了从晚清到改革开放凡103年的历史变革和90多个春秋的笔墨生涯,有数以千计的弟子、门生,开创了以大写意花鸟画为艺术特色的“江淮画派”。在苏、皖、鲁、豫等地及至全国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今刊登青年美术评论家陈明哲先生的关于萧龙士和“江淮画派”的研究文章,以期人们对萧龙士及“江淮画派”进一步认识,和学术界、艺术界对“江淮画派”的重视。

 

所谓画派,即绘画风格,创作手法、审美情趣相同或相近之画家群体。画派之说肇于六朝。①  南朝时人物画有“疏密二体”之别,唐时山水画有李昭道的“青绿派”和王维的“水墨派”之分,至五代花鸟又有“黄家富贵”和“徐煦野逸”相映。至元明清,画派纷呈、支目林立,代不乏贤。有湖州画派、吴门画派、松江画派、新安画派、金陵画派、近代又有海上画派、京津画派、岭南画派、长安画派、吴派、齐派等等。

花鸟一门,从“徐熙野逸”一派发展到文同(与可)直接落墨写竹,始有写意花鸟,至杨无咎、赵松雪、王渊、张中完成了从绘画到写意的转折,又经“吴门画派”沈周、唐寅再传陈道复、徐渭、“扬州八怪”,遂有大写意花鸟。至近代吴昌硕、齐白石大写意花鸟为极盛,亦有“吴派”,“齐派”之说,之后又有萧龙士,集吴,齐之长,自成岱岳,“开创了江淮大写意画派”,②名重画史。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龙城画派”和萧龙士 

说到萧龙士一定要提到清季乾嘉时盛极一时的“龙城画派”。③“龙城画派”因地而名。龙城,萧县之古称,皖北重镇。背齐鲁、扼吴越、接两楚,古称萧国。为徐淮要地。自古龙城人,质直好义,淳朴诚恳,能书善画,蔚成风气。《清史稿》载“作者相望,大雅为群,下及妇孺,均持名教,金石成录,诗歌升堂”。记载了龙城自古画风昌盛。南北朝时南朝开国君主刘裕(萧县人)尤好书法,其子孙及文臣武将,缙绅贤达,墨客士子,充相效尤,极一时之盛,其时龙城的戴逵、戴勃亦名重一方的画家。至清乾嘉间,刘本铭、袁汝霖、张太平、吴作樟、吴柳庵、路荫南等画人出,他们多师承“青藤”,“八大”,受“扬州八怪”影响至深。均享有盛名,一时人才济济,声势浩大。龙城一地的画家多与“扬州八怪”交往甚密。吴作樟,萧县城西古尚村人,工书善画,为扬州郑板桥至友。④草书为乾隆皇帝所赏。其有三子,受其影响,均能书善画,幼子吴柳庵尤擅墨竹,笔法劲利,得郑燮真意,友人尝赠“醉来横抹无章法,误认扬州郑板桥”句。时有“徐淮郑板桥”之誉  。“扬州八怪”中的黄慎曾流寓萧县,论画访友,龙城人物画家薛铎受其影响,颇具风神。时薛铎在龙城西关有一茶馆,每有新作,辄悬于四壁,文人茶客,品茶赏画两相宜。另外,还有张昌、孙相、刘简、张佩芳等人,各有千秋。由于这些思想艺术倾向一致,笔墨情趣相同,又有强烈的乡土气息和文人气息,以张太平、吴作樟为代表,以龙城为中心,一批以大写意画风为主的画家一时多达数百余人,,形成了名动徐淮的“龙城画派”。 清末相继者又有擅写意牡丹的宝池和尚,善墨竹为王为翰,善画花鸟的欧阳南荪,善画蝴蝶的袁塘,善山水画的侯子安,善画螃蟹的朱孝堂,善画牛的孙云江等。一时高手林立,班班相望。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龙城画派”的影响下,出生在萧县农村的萧龙士,自幼喜好书画艺术,祖父萧述福,以农为业,爱好书画,父亲萧作霖,擅木工、雕刻,亦能画。萧龙士,字翰云,光绪十五年生(1889年)。九岁开始临摹《芥子园画谱》常为乡里鸡鸭鱼虫、梅兰竹菊等写照。光绪三十年考入萧县高等小学堂,师从当时颇负盛名的花鸟画家朱学骞,朱时为高等小学堂的图画教习,对萧龙士十分器重,着意指点,常带他去菏塘、野外写生。这一时期萧龙士从临习《芥子园画谱》到受到乡贤朱学骞的指受,基本是受“龙城画派”及“扬州八怪”的影响。在二三十年代,萧县画风鼎盛,期间,杭州、上海、北京、苏州等地的美专学生,萧县人就达几十人,有王肇民、刘梦笔、欧阳南荪、萧龙士、朱德群、卢致远、蒋瑞云(女)、朱广明(女)、许克书(女)罗丹等。1928年欧阳南荪和侯子安主持成立“美术研究会”,后又成立“东方画会”,举办古今书画展览,相互激励,相互切磋。萧龙士青年时期暗下决心要做“龙城画派”中的一“士”遂取名“龙士”,后以“龙士”行世。萧龙士一次偶得“扬州八怪”之一李方膺的一本墨兰册页,竟临摹数月,乐此不疲。在1922年,乡间有人托其到上海代售一幅黄慎的《携琴访友图》,他竟苦苦临摹达十八遍之多。其临摹黄慎的《伯牙学琴》曾于1925年在上海展出。

点击浏览下一页

二、吴昌硕对萧龙士的影响

在二十年代以前,萧龙士的花鸟华多取法“八大山人”及扬州诸家,受“龙城画派”影响尤深。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期间多致力于美术教育事业,当过小学校长、美术教师。其交往圈子不大,多与当地及徐州画友刘书绅、李可染、苗聚五等人切磋画艺。至1923年,经同乡画友李可染介绍,入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学习。在刘海粟、潘天寿、诸闻韵等名家的指导下,得以系统地学习中国画,眼界大开。期间海上画界巨手吴昌硕常来校讲习,诸闻韵是吴昌硕的外甥,常约萧龙士去吴府求教,能亲得其授,萧龙士始悟得以书入画的妙旨,以书入画,“龙城画派”画家多擅之,路荫南晚年常以书法笔力入画,作平远山水,潘天寿见其山水,赞其功力曰“难矣哉!”写意画以书入画,自古一脉相承也。“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著名画家陈子庄说过:“书法关过不了,画法关也过不了”。

由于书法内涵十分丰富,碑帖包容,所以画家撷取之为画也千差万别,因人而异,各取所需。吴昌硕以篆书笔法入画,用笔苍古浑厚,雄强豪迈。如错金煅铁,笔下的花卉刚劲婀娜,风神妁约。萧龙士每见其迹,辄临摹数遍,由形循气。一日缶翁来美专讲课,见萧龙士临摹自己的一幅《雁来红》之作,如出己手,大加赞扬,并欣然题记“人为多愁少年老,花本无愁老少年,翰云学弟画甚工,将有大成定无疑”。时潘天寿二十八岁,见长于自己岁数的学生萧龙士如此刻苦,颇有感触地说“论年龄龙士为我兄长,论意志,我不如龙士,惭愧”!盛赞萧龙士为“江北第一家”。

点击浏览下一页

吴昌硕自谓“苦铁画气不画形”萧龙士受其启发,由古雅娟秀到挺拔厚重。期间又得识康有为、蔡元培、梁启超、王一亭、潘天寿等名流,即开阔了艺术视野,又在中国画理论上奠定了比较扎实的基础。以书入画,由形及气,这是萧龙士画风的第一次转变。

1927年萧龙士在徐州举办个人画展,展出了一百多件作品,观者达五千人,盛况空前,声名鹊起。1937年参加《中华民国第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其所绘的《幽兰》,《墨荷》赢得了于右任、叶恭绰、黄宾虹、沈尹默的绝口称赞。在上海美专期间,林风眠见其墨兰亦赞为“艺界之光”。

1947年,萧龙士在南京举办个展,博得了艺界的好评,著名画家,有“画坛三杰”之誉的傅抱石、陈之佛、张书旗联名评介“先生精研六法,平素潜心苦志,悉心研摩,故下笔落墨饶有奇趣,襄于二届美展,读其所作,心窃慕之,兰石洒脱有致,尤以墨荷,神姿飒爽、笔力伟健、盖正不入平板。奇石入险恶,于狂怪中求理,与卤莽中求笔者矣”。至此萧龙士大名远播。

萧龙士学吴昌硕多出己意,既得厚重扑拙,又能温润明朗,同“吴派”的赵云壑、王个移、诸乐三等拉开一定的距离,正如萧龙士的弟子王少石云:“天下几人学缶翁 ,龙城一士画中龙,雄浑厚重无柔媚,人品艺品总相同”。诚然,学缶翁者遍天下,出人头地者有几人,能得其气者方为上矣。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三、  齐白石对萧龙士的影响

写意花鸟至近代又有“重彩大写意”。赵之谦、吴昌硕开其门径,齐白石发挥光大,独创“红花墨叶派”。齐白石在解放前已是名振京华,卓然成家,与吴昌硕有“南吴北齐”之称。萧龙士对齐白石心慕已久,早有拜师之念。1949年春时值战时末停,61岁高龄的萧龙士怀着迫切的心情,不远千里,赶赴北平,由好友李可染介绍拜见白石老人,齐翁初见萧龙士所绘荷花,劲健婀娜,惊叹不已,欣然题记:“龙士先生画荷,白石自谓不及,国有此人而不知,深以为耻,想先生不曾远游也。”次年,在徐悲鸿、李可染、李苦禅的见证下,由许麟庐在家中设宴,萧龙士正式执拜师礼,列入白石门墙。这次白石老人又在其画上题字“龙士为白石弟子,白石自谓不及也”。足见其对萧龙士的器重和厚爱。 已是花甲之年的萧龙士每年都要去几趟京城,拜竭齐白石,在京华的大多时间里萧龙士都住在许麟庐的和平画店里,白天帮助许麟庐收售字画,晚上则关门苦练。白石老人的勉励、指点,及师弟间的传习,使得他精神抖擞,更加勤奋,终日挥洒不止,画艺猛晋。这一时期画风变得淳厚洒脱,笔墨由工及放,形成了他艺术生命的第二次蜕变。

点击浏览下一页

萧龙士的由工及放,看似无意,实则用心良苦。萧龙士早年写意花鸟画,法度谨严、气格不大。吴昌硕称“翰云学弟画甚工”,齐白石亦云“弟子龙士画甚工”,又在他的一幅西瓜图上题为:“画瓜无多人,画能如此工,龙士外恐无多人也”,二位老师所言之工,皆言萧龙士之画恪守法度,奇不入险恶,正不流平板,亦赞美之词,而先生独自悟得写意画,抒性情也,大写意尤贵气势 ,得气势必心手双畅,笔墨齐生,方八面来势。从其荷花可以看出,往往荷叶泼墨而生,层层不乱,浓而不枯,淡而不浮,愈浓愈润,愈淡愈厚,荷茎中锋用笔,苍劲挺拔,一笔具扛鼎之势。墨兰则放笔直铺,顺势而生。由“奇生”(潘天寿语)到风致潇洒,妩媚多姿。

期间,萧龙士与同门师弟许麟庐、李可染、李苦禅、娄师白等谈书论艺,切磋砥砺,情逾手足,互为进步。同为“齐派”传人,艺术上各有所长,各擅其美。李苦禅大气磅礴,许麟庐劲健潇洒,萧龙士则生辣质朴。在50年代萧龙士初到合肥定居,与梅雪峰、童雪鸿、懒悟、郑伯川举办五老画展,萧龙士的作品标价30元一幅,当时一角钱可买六个鸡蛋,时安徽报社记者黎洪用写文章的稿费购了萧龙士的一幅荷花,足见时誉之高。1965年,萧龙士又与孔小瑜、申茂之、童雪鸿、梅华在合肥举办五老联展,时《安徽日报》评价先生“继承了齐白石的泼墨写意而具苍劲之风”。 这一时期先生从“红花墨叶派”中汲取营养,用色更加大胆,愈红愈艳,愈艳愈雅,正是这种难得的大俗大雅,使得萧龙士的大写意花鸟登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