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安画派 >> 理论研究 >> 浏览文章

由《黄山汤口》谈黄宾虹绘画的变革

作者:王健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9月13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宾虹  黄山汤口 立轴 设色纸本  171*96cm(约15平尺)

在中国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拍卖会上,黄宾虹的绝笔名画《黄山汤口》以3.45亿元人民币成交。这一次,大家的目光再一次集中在了黄宾虹的身上,大家对黄宾虹最多的关注无非两点,一是黄宾虹的画竟然拍了那么高的价格,惊叹;另外关注的是六年前的拍卖价格是4700万元,六年时间涨了近3亿元,升值空间是任何投资所无法比拟的,这两点都可以归之为一点,经济价值或者说是绘画的投资价值,这一拍卖可能将再度引来对高端艺术品投资的热情,而很少人从艺术价值的角度来考量,充其量讲黄宾虹生前如何的寂寞而后其艺术价值又重新发现。的确,试看当今山水画,黄家样式几乎占据半壁江山,但凡曾经画过山水的画家,几乎没有人不临摹过黄家山水。从表面来看,黄家山水的繁荣印证了黄宾虹生前的那段著名的话“姚惜抱之论诗文,必其人50年后,方有真评,以一时之恩怨而毁誉随之者,实不足凭;至50年后,私交泯灭,论古者莫不实事求是,无少回护。惟画亦然。其一时之名利不足喜者此也。”的确,在黄宾虹先生去世不到五十年如此的红火,也没有枉费了忘年交傅雷的苦心。黄宾虹的画风推广也推广了,热闹也热闹了,回过头来,有必要看一看这热闹、瞧一瞧这红火。

对于宾翁的画,之所以在今天如火如荼,归根到底,源于其绘画的高级,那么高级在哪里。对于宾翁绘画的阐释可谓多矣,比如从阴阳太极的角度进行阐释,将其上升到哲学高度。当然不是反对对艺术的哲学阐释,美学本身是哲学的一种,所反对的是运用哲学将艺术阐释的神乎其神,惘然不知所云。宾翁的绘画之所以高级,我认为技术上无非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阐释:

一、宾翁绘画中所体现的变革精神

在李霖灿先生《中国美术史讲座》中将山水画分为黄金、白银、青铜、白铁四个时代.对于山水画的时代评价,可以从时代的独创性以及绘画所达到的高度来进行评价。宾翁所处的时代,恰是西学东渐的年代,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变”应该是清末民初的主流思想,康有为《广艺舟双楫》指出:“盖天下世变既成,人心趋变,以变为主,则变者必胜,不变者必败,而书亦其一端也。”  

宾翁早年从事革命,且1907年后居上海三十年,上海是当时中西文化交汇的中心,他在报社、书局、教育部门任职,不可避免的接受西学的影响。黄宾虹于西学有其研究,1918年,曾撰写的《新画训》介绍了自两河流域起源到野兽派的艺术发展史等西方美术史的内容,1928年黄宾虹与苏乾英的信中“画无中西之分,有笔有墨,纯任自然,由形似进于神似,即西法之印象抽象”。对于晚年黄宾虹的变法,与印象画派不无关系,或许正是其体会到印象派风景画与中国山水画有相通之处,方才有后来黄宾虹的面貌。宾翁是典型的本土主义者,他维护中华民族文化的本土性,他所处的时代借由日本而西学东渐,他与英国史德匿、芝加哥德里斯珂、法国马古烈、伯希和、也孔德、意大利沙龙,瑞典喜龙仁等的交流,其不可能完全跳出那个时代,纯粹的从事传统绘画。在中国画已程式化的大背景的前提下,徐悲鸿、林风眠等不约而同的从西方绘画的角度寻找国画的突破口,应该讲黄宾虹和徐悲鸿、林风眠等相比,宾翁是最为巧妙的将西方绘画的影响融入其绘画之中,无论是表象还是内核,宾翁的绘画保持了传统属性,西方的影子几不可目见而现实存在。


二、用墨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山汤口 细节赏析 

黄宾虹在绘画上的另外一个重大的贡献或者说就是用墨,他总结出了用墨的“七墨”说,即浓墨、淡墨、破墨、泼墨、渍墨、焦墨、宿墨七种,对于这七种用墨的方法,实际上在古人那里都有不同程度的应用或阐释,北宋郭熙《林泉高致》记载:“运墨有时而用淡墨,有时而用浓墨,有时而用焦墨,有时而用宿墨,有时而用退墨,有时而用厨中埃墨,有时而取青黛杂墨水而用之。”黄宾虹在古人对墨精巧、熟练应用的基础上进行了变革、深化,比如多数人虽会偶然使用宿墨,但一般持排斥态度,比如钱松喦曾强调:“宿墨不可用,有人画山水使用宿墨,宿墨究竟无光彩,易污画面,因此用墨必须新鲜,”据廖静文回忆徐悲鸿从不用盒装墨汁和宿墨作画,黄宾虹正是把别人不敢用、不会用的墨法熟练地运用的其绘画中来,取得了突破。黄宾虹的用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就是水的应用。水与墨的交融绝非浓墨点水、湿笔蘸墨等那么简单,实际上是长期以来对水、墨关系的一种感悟、一种体会,一笔搨墨是多少,点多大量的水,会出现什么样的效果,黄宾虹了然在胸,几乎无法科学的计量,纯粹就是一种感觉,就像菜谱一样,告诉你油盐酱醋各少许,少许是多少,只有厨师靠直觉才可以做得到,需要长时间的磨练与积累。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黄宾虹晚年近乎失明的情况下还能画出一大批水墨淋漓的杰作,在这种情况下,纯粹是长期以来对水、墨的一种感觉,黄宾虹将其发挥的淋漓尽致,创造了对水墨应用的新境界。
 
三、用笔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右上角题字 细节图 

黄宾虹曾经对其学生石谷风说:“我的书法胜于绘画”,黄宾虹对于他的书法是很自负的,黄宾虹绘画的一个高明之处正是将书法的用笔完美的融合于他的绘画。

晚清民初是碑学书风大盛的时期,对于黄宾虹的用笔在很大程度上是继承和发展了碑学的用笔观念,黄宾虹云:“安吴论书传完白山人之秘,习书者当奉为圭臬。凡作书有虚处,有实处,起讫、波磔、提顿,皆实处也。古人之诀曰;如锥画沙,言其平也;曰:如屋漏痕,言其留也;曰:如折钗股,言其圆也;曰:如高山坠石,如怒猊抉石,言其重也。”对黄宾虹论笔法的这段文字,可以发现以下几点,一黄宾虹对包世臣的用笔的理论体会很深,认为是学习书法的圭臬;二者,黄宾虹对于用笔的“平、圆、留、重、变”是在上述文字的基础上加了“变”。包世臣提出了碑派书法的技法和审美理论,在技法上,他强调:“行处皆留,留处皆行。凡横、直平过之处,行处也;古人必逐步顿挫,不使率然径去,是行处皆留也。”实际上是指在行笔的过程中使用提按或使转的方式增加笔画的丰富性,这一点是与黄宾虹五笔论“平、圆、留、重、变”相通的。考察大致同时期的书家,在书写过程中较好将碑派用笔发挥的诸如赵之谦、沈曾植等,但是将碑派用笔圆融、雅致的应用到绘画中去的,似乎没什么人可以和黄宾虹比肩。考察黄宾虹晚年的绘画用笔,几乎无一笔平直且厚重。有一种论调是“是黄宾虹书法尤其草书,其笔法尚未周全,或可能是因为用于山水画的笔法与书法笔法终有径庭之别”,此种论调所说的笔法实际是指自唐代延续下来的、近乎程序化的笔画的起笔和收笔,讲黄宾虹“其笔法尚未周全”,概指黄宾虹在书写的过程中可能故意泯灭起收笔的痕迹,这是偏见。笔法应该既包括笔画的起、收笔和行笔的过程,在碑学书风的影响下,黄宾虹强化了行笔过程而淡化起收笔。
 
对于黄宾虹的绘画,《黄山汤口》有如此高的价格有另外一种阐释,认为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黄宾虹的艺术价值,鉴赏水平从雅俗共赏的齐白石、李可染等转向大雅的黄宾虹。实际上,我还是那一种论调,黄宾虹的东西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并没有多少人真正认识到,3.45亿仅仅是少数拥有资本的人的游戏而已,下次在资本的运作下还会出现6.45亿、7.45亿的价格,这与普通欣赏者、普通画家无缘,当然,与黄宾虹更是没有丝毫关系。对于黄宾虹的绘画,我从未估计以后也不会认为会“飞入寻常百姓家”,他的艺术价值即便是在绘画界、书法界也未必能够认识到,除却哗众取宠的原因,怎么会在绘画界出现“黄宾虹的书法我不敢恭维”、“黄宾虹的绘画是只垃圾桶”的奇怪论调。黄宾虹今天的名声大振,也主要是少数占据政界、美术界重要位置的且懂黄宾虹绘画振臂高呼,大家应而从之的结果。就像一个故事所说,有一个人昂头望天,后来的人以为这个人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却惘然不知看天的原因,对于黄宾虹,期望大家能够找到看天的原因。

 

分享到:
Tags:《黄山汤口》,黄宾虹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