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文房四宝 >> 文房雅趣 >> 浏览文章

中国歙砚的历史与发展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6月01日 【字体:

 

歙砚起源于唐代,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宋·唐积《歙州砚谱》记载:“婺源砚。在唐开元中,猎人叶氏逐兽长城里,见叠石如城垒状,莹洁可爱,因携以归,刊粗成砚,温润大过端溪。后数世,叶氏诸孙持以与令,令爱之,访得匠手斲为砚,由是山下始传。至南唐,元宗精意翰墨,歙守又献砚,并荐砚工李少微,国主嘉之,擢为砚官,令石工周全师之,尔后匠者增益颇多。”此段话译成现代汉语就是:“龙尾砚石发现于唐开元年间(713-742)。当时有一个姓叶的猎人为追猎物来到一个叫长城里的地方,看到这里的石头层层相叠、如城墙状,莹润可爱,就拿回家粗制成砚,其石质的温润程度远远超过端溪所产的砚石。珍藏几代后,叶氏子孙将此粗砚献给了当地的县令,县令非常喜爱。于是寻访制砚名手再精心雕刻,从此这里的佳石可制好砚的消息就传开了。到了南唐(937-975)时,元宗李璟(916-961)好诗文翰墨,歙州太守把龙尾砚献给国主李璟,同时推荐了凿砚高手李少微。李璟对龙尾砚大加赞赏,并提拔李少微为“砚官”,命令石工周全拜其为师,使以后的雕砚者受益匪浅。”《歙州砚谱》又云:“今全最高年能道昔时事”,类似的记载见诸于宋·高似孙《砚笺》,宋·洪景伯《歙砚谱》;宋·曹继善《歙砚说》等。由帝王设置砚务官督采砚石,可以说是歙砚在中国砚史上最辉煌的一页。从此,龙尾石的开采由官方组织,被用来专门为皇室造砚,歙砚成为御用之品。南唐后主李煜(961-975)更是将龙尾旧坑砚与李廷圭墨、澄心堂纸三者并称为“天下冠”据五代陶谷《清异录》记载,肖颖士至“仓曹”李韶家,见歙砚颇良,退语同行者云,“此三灾石也”。肖颖士乃开元二十三年(735)进士,此可证明盛唐时,歙砚已大显。歙砚作为御赐品,也见于《清异录》中:“开平二年(908),梁太祖朱温赐宰相张文蔚、杨涉等人龙鳞月砚各一,歙产也。”

宋代(960-1279),经济进一步发展,尚文治、重学术之风,促进了文化艺术的发展,其中也包括石砚采制业的繁荣,歙砚也由此进入了大发展时期。南唐灭亡后到宋元祐年间(1086-1094),均对砚石进行过相当规模的开采,这一时期在龙尾山开发的砚坑最多,精品砚石不断涌现,石色之丰富,质地之细腻,均为诸砚之首,歙砚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据宋·曹继善《歙砚说》记载:“景祐中,校理钱仙芝守歙,始得李氏取石故处。其地本大溪也,常患水深,工不可入。仙芝改其流,使由别道行,自是方能得之。其后县人病其须索,复溪流如初,石乃中绝。后邑官复改溪流,遵钱公故道,所得尽佳石也。”详细地说明了宋代景祐年间(1034-1038)歙州太守钱仙芝在李少微采石故处开采龙尾砚石的过程。宋·唐积《歙州砚谱》记载了龙尾山一石坑的开采情况:“景祐中曹平为令时取之,后王君玉为守时又取之,近嘉祐中刁璆为尉时又取之。”综上所述,龙尾砚石在宋代地方官员的组织下多次进行过大规模的开采:如景祐年间歙州太守钱仙芝、县令曹平以及其后的歙州太守王君玉,嘉祐年间(1056-1063)的县尉刁璆等,而且当时得到的基本上都是佳石。 元祐(1086-1094)年间,龙尾砚成为贡品,见宋·黄庭坚《砚山行》。南宋理宗时(1225-1264),徽州知府将澄心堂纸,李廷圭墨、汪伯立笔、龙尾旧坑砚作为“新安四宝”,每年定期向朝廷进贡。宋代对龙尾石的过度挖掘,带来歙砚空前繁荣的同时也潜伏着严重的危机。元人江光启云:“予家去产砚所三十里而近,故知砚为详。”因此其《送侄济州售砚序》所言之事可信度很高。他在这篇文章中记录了两起重大事故,其一是“至元十四年辛巳,达官属婺源县令汪月山求砚,发数都夫力,石尽山颓,压死数人乃已。今之所得皆昔时椎凿之余,随湍流出数里之外者。每梅潦初退,工人沿流掇拾残圭断璧,能满五寸者寡。”“至元”是元世祖的年号,“至元十四年辛巳”也就是南宋景炎二年(1277),汪月山的这次大规模采石成为宋代歙砚史之绝唱。江光启记录的第二件事故是:“旧坑在变溪时已埋,不知何年可开,至元辛巳再埋,而石尽时独紧足颇有大石。今至元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夜,堙声如惊雷,隔溪屋瓦皆震,禽惊兽骇。数年前工人告予,紧足石斫凿已尽,予不之信,至是果然。六十年间两见此事,亦可一慨!”“今至元”指的是元惠宗第二个年号“至元”,“至元五年”即公元1339年。综其所述可知,元代虽仍在开采龙尾石,不过是在宋代旧坑的基础上进行,甚至只是捡拾昔日残石;宋代旧坑“石尽”后,紧足坑也很快告罄并最终坍塌。此后龙尾石长期没有大规模的开采,至于制砚,则如《婺源县志》所述:“自元兵乱后,琢者日拙。”

明代(1368-1644),至今都没有发现有关龙尾石采制的文字记载。但从现存明代歙砚的规格与数量来看,歙砚生产应当维持着一定水平。

清初,歙砚持续着低迷状态,乾隆以前未见有龙尾石的开采记录。由此可见,从元末到清初,大约五百年内,歙砚石未进行过正规开采。歙砚在这期间只是小规模生产,断断续续地维持着残局。据清·程瑶田《纪砚》记载:“乾隆丁酉(1777)夏五月,余以京师归于歙,时方采龙尾石琢砚,以供方物之贡。”这是清代唯一一次砚石开采的文字记录,而且是为了“进贡”而开采砚石。此次开采正处于“康乾盛世”,经济较发达,人民安居乐业,这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歙砚的元气。道光年间(1821-1850),据《歙县志》记载:“道光时充贡之物惟砚与墨为最,每年三贡(春贡、万寿贡、年贡),每贡砚二份:六方者四匣、两方者两匣,共二十八方;歙县墨海二方。” 乾隆以后,清政府政治腐败、经济倒退,歙砚也“盛极而衰”,迅速萎靡。龙尾石的开采则如徽州《道光府志》云:“久闻山产石,此日始经行。地匪当时主,坑存旧日名。异材难鉴别,乱石但纵横。空谷寒烟锁,凄然百感生。”

1922年,安徽军阀马联甲曾令驻婺军队进龙尾山觅坑掘石,结果劳民伤财、一无所获,没有正规开采。一直到解放前,龙尾石的开采始终未能恢复,风靡一时的歙砚奄奄一息、难以为继。

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党和政府对歙砚的生产非常重视,给歙砚带来了春天。20世纪60年代初,安徽歙县和江西婺源县有关部门派专人对婺源、歙县等地的古砚坑进行调查、勘测,并在婺源县成立了专业的砚石开采队(俗称砚石矿),对龙尾石进行了有组织有计划的开采,历史上的名坑先后得到发掘和恢复。其后,歙县、休宁、祁门、黟县等地的砚坑也陆续开采砚石,从此,歙砚的制作业开始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1963年2月,歙县手工业管理局组织了砚石探察小组,由俞逸仙、胡灶苟、钱泥寿、凌齐武等人组成,去婺源龙尾山寻找砚石。当地群众对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龙尾砚坑竟一无所知,于是根据史料记载确定了砚坑大致方位,经当地政府邀集乡里老人回忆,在一位六十余岁的退休教师江义宝的指点帮助下,集思广益,历时三余月,终于找到了带有金星、眉纹、水波罗纹等石品的砚石。5月份试采,同年10月,恢复开采后的第一方金星砚制作成功,停产近两百年的歙砚从此获得新生。1964年5月,新华社报道了“歙砚正式恢复生产”的消息,引起国内外文化界人士的关注。 1977年前后,歙砚只有歙县工艺厂(又名安徽歙砚厂)独家生产。1979年8月,由安徽省地质队科研室副主任陈琼林和袁守诚两人,对休宁县汪村至大连地区的砚石板岩作了进一步调查,并编写了《安徽省休宁县汪村大连工区砚石板岩调查报告》。同年,歙砚获得“部优产品”称号。 1981年11月,安徽省地质局332地质队副队长解俊臣、主任工程师马荣生和傅却来、支利庚、程明铭(歙县人,地质专家,著有多本歙砚著作,采用地质学原理对歙石进行科学研究)与歙县工艺厂副厂长叶善祝等,对歙县大谷运双河口一带砚石板岩进行了考察。由程明铭执笔编写了《歙县大谷运双河口砚石调查简报》。

1981年12月14~20日,由安徽省徽州行署副专员王乐平带队的代表团,根据中央领导人李先念的批示,及安徽省委书记张劲夫和江西省省长白栋材在北京协商的精神,与江西省上饶行署和婺源县及龙尾砚厂等单位商谈签订如何保护国宝——歙砚石和歙砚名牌的协议。名贵的龙尾石只供应安徽省歙砚厂和江西龙尾砚厂使用。双方代表团成员均到砚山砚坑实地考察,徽州地区代表团成员然后对安徽休宁县大连、冯村,歙县双河口等砚石产地进行了考察。1985年前后,从事歙砚生产制作的工厂主要有安徽歙砚厂、歙县歙砚研究所(后并入歙砚厂)、歙县文房四宝公司、歙县旅游工艺品厂以及婺源县龙尾砚厂、婺源县大畈鱼子砚厂。后来婺源县又创办了婺源县雕刻工艺厂。1985年8月12日,程明铭编写了《安徽省歙砚石料评价技术要求及天然纹饰的研究》科研报告。1986年,歙砚再次获得“部优产品”称号。

1987年,北京大学地质系郑辙教授和安徽歙砚厂杨震、汪永龙,对歙砚砚石的矿物岩石学进行研究,总结出歙砚的发墨原理和砚锋的自磨性。1988年《科学通报》第17期发表了《中国歙砚的自磨刃发墨理论》。1988年10月,程明铭和歙县上丰工艺厂厂长汪满和等人在歙县上丰乡进行砚石调查,发现了“歙红”、“歙青”两种新品种歙砚石。2004年9月,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文房四宝协会在人民大会堂将“中国歙砚之乡”殊荣授予安徽省歙县。2006年6月,歙砚制作技艺入选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同年9月,第一套文房四宝邮票发行 。以方见尘、凌红军、方叙彬等人为首的砚雕艺术界同仁组织成立了“歙县歙砚协会”,旨在推进歙砚制作技艺的继承、研究和发展,促进歙砚原产地的建设与保护,开发歙砚佳作精品,推广歙砚,使歙砚这一历史文化遗产得以保护和进一步繁茂。2007年12月,中国文房四宝协会在安徽省行知中学成立了全国首家徽雕艺术学校。

2008年5月,安徽省人事厅与安徽省经济委员会产业处调研员、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顾问童忠全先生在充分调研和征求专家意见的基础上,确定启动安徽省高级工艺美术师职称评审工作。2008年7月,在歙县县委县政府的指引下,成立了新安歙砚艺术博物馆。坚持以博大精深的徽文化为背景,歙砚原产地的优势为依托,歙砚艺术的创作研究为核心,力争把新安歙砚艺术博物馆打造成弘扬徽派砚雕艺术的航母,为繁荣歙砚文化艺术、促进国际文化交流,不断做出新的贡献。

2008年9月,由凌红军、王宏俊、夏南生起草提案,以歙县旅游局、歙县歙砚协会、歙县新安歙砚艺术博物馆、安徽省歙砚厂、集粹轩龙尾歙砚艺术馆为起草单位,制定了歙砚黄山市歙县地方标准草案。并由歙县质量技术监督局组织专家认定,经审核后于2008年11月发布(DB341021/T001-2008),同年12月实施,并立项为安徽省地方标准。 2008年11月,黄山市人事局出台了黄山市工艺美术系列(传统、民间)中、初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评审标准条件。从事创作、设计、制作、研究的各个工艺美术门类的技术人员,均可申报晋升中、初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对在工艺美术岗位上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员,可申报工艺美术师专业技术资格,填补了本行业多年来无申报职称的空白。2008年12月,经黄山市工艺美术系列中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审委员会评审,产生了砚雕、石雕类工艺美术师44名。2009年4月安徽省经济委员会下发了安徽省工艺美术系列专业技术资格评审标准条件。并将出台安徽省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确定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工艺美术名人荣誉称号的申请、评审和保护措施。20世纪80年代初,歙砚生产以歙县、屯溪(黄山市政府所在地)以及婺源县等地方不同规模的制砚厂为主,这些砚厂为歙砚的恢复生产,继承和弘扬歙砚这一传统文化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从20世纪90年代起至今,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些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成立的制砚厂先后解体,歙砚这一传统工艺品的制作又回到了民间。取而代之的是徽州传统“前店后坊”的经营方式,并进一步发展。一些从事歙砚雕刻与经营的能人志士纷纷在婺源、屯溪老街、黄山景区、歙县甚至全国各地设立了自己的歙砚品牌店或经济实体,有些歙砚专卖店已经成为全国知名品牌。婺源县砚山民俗文化村依托原材料产地的优势,涌现出一批有实力的砚石经营者,如汪建新、汪建岗兄弟,鲍氏三兄弟,李永平、吴飞红等,以及青年砚雕家吴锦华、吴玉铭、鲍林青等;婺源县城有“江西省婺源县龙尾砚研究所”、“朱子艺苑”等;大畈村的“歙砚街”已初具规模,其中有“寒山艺苑”、“腾飞砚厂”、“砚山堂”等,还有秋口镇的“集粹轩龙尾歙砚艺术馆”。黄山市屯溪老街现已成为歙砚生产与经营销售的重要集散地,知名的品牌店或经济实体有“三百砚斋”、 “见尘艺术馆”、“砚藏”(碎石斋)、“砚雕世家”、“雅缘”、“郑寒砚雕艺术中心”、“磊鑫堂”等。歙县作为歙砚的发源地及加工中心,其品牌店和生产产家主要有“安徽歙砚厂”、“艺海公司”、“新安歙砚艺术博物馆”、“天方砚谈砚务中心”、“礼辉砚雕艺术馆”、“墨龙斋”、“百砚楼”、“醉石斋”、“披云轩”、“抱素砚斋”、“一品轩”等。
 

分享到:
Tags:歙砚,历史与发展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