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书法 >> 古代书法 >> 浏览文章

藏品赏鉴 | 范成大《中流一壶帖》

作者:王健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1月23日 【字体:

在硬笔进入日常生活之前,毛笔书写具有两个功能:一是实用性,二是艺术性。虽然现在我们将古人的毛笔书迹基本都视为书法,但当时却多是手稿、信笺等日常应用。当这些日常书写被视为书法并被品评时,便与作者联系在了一起。人与作品是不可分割的,作者的人品、诗文、绘画等都会成为其书法作品的评判要素,这就是在书法评价过程中所谓的“书以人传”。当然,少数人会因为书法留名而“人以书传”,但这个比例是极小的。弘一法师曾说:“宁可书以人传,不可人以书传。”这句话至今仍是一条真理。

在对范成大(1126—1193)的研究、梳理中,研究者多注重其政治家、诗人的身份。他身为参知政事(副宰相),位高权重;他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四时田园杂兴》足以让其名传千古。而书法在范成大的整个人生历程中的的确确是件余事,但他的书法在南宋却是为数不多的典范之一。

点击浏览下一页

范成大| 《中流一壶帖》 故宫博物院藏

范成大《中流一壶帖》,纸本,行书,现藏于故宫博物院。此帖是范成大致仕居石湖时所书的一封信札,钤有“蜨庵书画”“槜李李氏鹤梦轩珍藏记”“项笃寿印”“项子长父鉴定”等九方收藏印,经由项笃寿、李肇亨、许子仙等人递藏。

范成大的书法颇有渊源。据相关记载可知,其自幼即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范成大的父亲为宣和五年进士,其母蔡氏是北宋名臣、著名书法家蔡襄的孙女及北宋名臣文彦博的外孙女。虽然范成大出生时,蔡襄和文彦博已经分别辞世约六十和三十年,但二人为范成大的至亲,因此后世一般认为范成大早期书法受蔡襄影响,而文彦博书风对范的影响亦不可忽视。由于社会动荡,南宋时期的书家无法将心思完全放在书法上,风格上延续了北宋的“尚意”书风。历史上对范成大书法的评价众多,如“石湖(范成大)工行、草,与张于湖悉习宝晋(米芾),而又各自变体。虽未尽合古,自有一种神气,亦足嘉尚”(宋陈槱《负暄野录》)、“字宗黄庭坚、米芾,虽韵胜不逮,而遒劲可观”(明陶宗仪《书史会要》)、“书法出入眉山(苏轼)、豫章(黄庭坚),间有米颠(米芾)笔,圆熟遒丽,生意郁然,真是二绝”(明王世贞《弇州山人四部稿》)。随着后人的追述,范成大书法的取法范围有逐步扩大之势。南宋书家多受苏、黄、米的影响。从范成大的存世作品来看,其书法主要取法米芾是不容置疑的。

《中流一壶帖》是一件私人手札,是典型的文人的自由挥洒。范成大虽然为南宋“中兴四大家”之一,但没有“书法作品”的概念和意识。其书写自然、随意、舒展,没有做作的感觉,前后保持了一致的流畅度。《中流一壶帖》在字势上,首行较为平正,自第二行起向右倾斜,从第五行开始又逐步调整,至最后一行基本重取平正之势,故而整幅作品显得流畅多姿,章法上没有单调之嫌。此作从整体上来讲,其势右倾,似有不稳之感;而恰恰是右下方的“蜨庵书画”“槜李李氏鹤梦轩珍藏记”两方朱文印将势补了过来,足见古代收藏家收藏钤印用心之所在。淳熙十年(1183),58岁的范成大退隐湖山。其少年时期的彪悍之气也日渐消磨殆尽,性格变得醇和雅正。《中流一壶帖》这件作品大约作于绍熙三年(1192)。与范成大早期作品相比,其学米芾“刷字”而产生的迅疾感消退,似乎隐约有了苏字的味道。如文中“中流一壶也”五个字虽是典型的米家风范,但较之于米芾多了一点婉转、醇和而少了一点激荡。当然,在此作里我们隐约还能看到一些黄庭坚的影子。从用笔上看,《中流一壶帖》与米芾的作品相较,笔画中间的变化明显减弱,而流畅性加强,多数笔画一带而过,转折以圆转为主且较少提按。这也提示我们在学习米芾书法时,要注重其用笔的丰富性和复杂性。

《中流一壶帖》用笔流畅有致,格调高雅,不失为一幅佳作。但作者在书写过程中,笔画的过度跳跃影响了整体感,显得稍微“花”了一点;少量字的结构也不太美观,如倒数第三行的“我”字中间略空。仔细品味,这件手札让人总感觉似乎缺少了一点什么。其实就是我们在此作中看不出范成大思想感情的起伏变化。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苏东坡《寒食帖》中那种激荡的情感在《中流一壶帖》中似乎有所缺失。这或许就是经典与佳作的差异吧。

分享到:
Tags:范成大;书法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