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当代绘画 >> 浏览文章

宰贤文 | 凝固的春山

作者:其颐 来源:宰贤文艺术工作室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06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  近则观山,远则自省,画固然重要,心更加重要。」

黄山之下,向南是一座小城,名曰汤口。自古登黄山,如果寻南路而上,汤口是必经之地。由此向东数十里,穿过茂盛的竹海,经行蜿蜒的山路,宰贤文先生的画室就安置在这里。一年中,他大部分时间居住于此,写生、创作,感受徽州的山水,按他的话说:近则观山,远则自省,画固然重要,心更加重要。

点击浏览下一页

雨季的汤口古桥

作为新安画派的后继者,于黄山求道是自然而然的事。新安的先贤们,如渐江、梅清,都常年濡染黄山之中,画中极具仙山的灵韵。先生却不常上山,大部分时间里,他游弋在黄山四周,遍寻无人问津的溪谷与川涧,在他看来,若想像前辈那样深谙黄山的神韵,也要像他们当年所做一般,四处摩挲,寻幽取径。

点击浏览下一页

2014年于绩溪写生画稿 

点击浏览下一页

2017年于汤口写生画稿

“其实写生是克服自己绘画的固有模式,我的写生和我的绘画有时候是不一样的,我的写生可能是放松的,但是不够严谨,寥寥几笔的,但是这有时候会改变我对线条的一些理解,结构的理解,山体的理解,古人的理解,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来坚持写生的一个基础,所以要注意观察各种角度去理解,因为绘画不仅仅是画,还要有理解,要观察,观察古人是怎样对待和理解的,不要局限于自己看的山山水水。”

在先生看来,山水是一个整体,如果只看见山峰,看见云海,而无视它们的根,作画易入俗套,不能见山水的真容。先生常于山中云:山根、云根何处寻,渐江、梅清见清真。所以只有偶见游人稀疏,山上清气爽朗之时,他才拾阶而上,登山远观。

点击浏览下一页

先生于黄山写生留影

他也很少带笔墨,总是背着一包画册,行到一处便拿出来对照。这是受到他的老师赖少其先生影响。据他说,不妄然动笔,而是在心中凝练景物的形制,融合自己的画面,往往更能体会山水的真谛,感受自然与古人贤哲的深韵。

点击浏览下一页

手稿局部(一)

点击浏览下一页

手稿局部(二)

点击浏览下一页

手稿局部(三

戊戌伊始,先生自去年开始做的一些尝试渐入佳境,创作出一批新作。一直以来,他试图通过传统山水的规制,作极克制的自我表达。一方面,他尊崇传统山水的典范;另一方面,他也要做自己的图式。在大谈革新的今天,不免显得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却也难能可贵,对过去的尊重与对探索的谨慎态度,正体现出一个文人看待民族文化时的修养,在这一点上,先生无疑是值得尊重的。

这种克制同时带来微妙的高雅,在清幽的墨气与简淡的设色间,山水安静地存在着;在此处,留白不仅作为一种空间语言,更成为凝固的空气,氤氲在山水之间。云气缓慢地涌动,草叶轻微摇曳,山石安静地伫立着;收敛的笔墨,浸润的晕染,画面高度的自制形成某种允执其中的和谐,一种微妙的安宁。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6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6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酉年(2017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6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8cm×34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8cm×34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49.6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0cm

山水画的高峰在宋元两代,源于对宋元山水的长期研习,先生的画作中常见两代风格的投影,例如:他惯于清晰地处理山石结构,描绘树木风雅的姿态,以及安布悠然的渔舟。与此同时,它们彼此之间相互接融,直达含蓄而优雅的主题。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水墨

65.5cm×49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乙丑年(1985年)作稿       

戊戌年(2018年)完成

纸本设色

64.5cm×24.5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0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6cm×49.5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6cm

这种“质”与“性”的结合,曾在新安画派中得以完美的体现。无论是渐江还是程邃,梅清还是石涛,纵然技法互相不同,亦皆深具源于自然的幽思,达到了统一与和谐。看似容易,画时甚难,从立意与画面的契合出发,先生在新年发起了新的追求。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8.5cm×34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8.5cm×34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酉年(2017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0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138cm×56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8.5cm×34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酉年(2017年)作

纸本设色

68.3cm×34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8.5cm×33.7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戊戌年(2018年)作

纸本设色

68.5cm×34cm

在新的作品中,他的立意回归于新安的本源,而笔墨却得以进一步的延伸,他看得似乎更远了,思考似乎也更深入,画得更安静,更自然。作为他的学生,我惟愿这一座座春山,能真正成为他心底的寄托。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