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浏览文章

空灵而妙有 混沌而清雅——论江海滨绘画的美学特质

作者:郝文杰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2月02日 【字体:

江海滨的绘画明显具有创新倾向,他力图在传统的山水、花鸟的意境中融入自己当代的审美情感,这里面既有他本人对传统的再认识,也有他在我们这个时代,作为知识分子的一种生命感受。他的作品空灵而妙有,追求混融而又有清光乍现。正如清石涛所言:作辟混沌手,墨海里立定精神,混沌里放出光明,舍笔墨其谁耶?

点击浏览下一页

这种通过笔墨的方式呈现出以上“光明”的境界,是中国山水画至高至难、也是至微至妙的水平,深悟了此者,古往今来,皆成一代大师。通过其近作发现,江先生目前已步入奥堂,需假以时日,定能获得更大的突破。

在此,我们仅举几例,略作阐明,以显江海滨独到的眼光与精神气度。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欲载诗愁过洞庭》《倪瓒诗意图》中,江先生纵横挥洒,一幅笔清墨韵之图跃然而出,近景三艘小船停于河中,中景乃为小桥流水人家,远景是群山丛林。作者采用了虚实转换的自然生成手法,使远山的空灵之光与近景的妙有之实存浑然一体,这里既有西方绘画中的理性认知方式,又有中国传统笔墨意韵生动的整体烘呈,纵使笔不笔、墨不墨,也使大家感到了这种处理手法的独到之处。从画面既能看出作者较为扎实的造型本领,又能看出对传统古典美学意境的深入了悟。

众所周知,中国山水画自荆浩在唐末五代提出气、韵、思、景、笔、墨六法以来,审美主体的师心自任,在真山水的创造中明显具有了主导地位。但是,中国传统山水之境,从来都未像西方抽象画派那样,完全抛弃具体的物象,走向以点、线、面为主要构成元素的纯抽象,尽管两者具有相通的内涵,但是,在视察与表达方式上,的确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及不同的民族特色。中国传统艺术是在独特的审美感应方式中,呈现与构成审美意象的,而西方是在认知体系的模式中,产生出美的本质以及美的构成法则。虽然,自后印象画派以来,西方的理性主体审美方式受到了东方美学的刺激与影响,产生了审美主客交融的感合方式。但是,现代派画家大都仍然过度的提升了主体的地位,使情感、理性与自然的生命难以达到和谐的景象。而这种创作方式,由于各种原因使我们许多画传统山水、花鸟的画家难以深入自己的母体本语,难以把握民族美学的精髓,画的作品也仅得古人皮毛之似。

点击浏览下一页

当然,我并非要求复古。应该说是:当代的画者必须对传统艺术精华真正地继承,方能谈到艺术的真正创新。

在阅读了江海滨的作品后,我直觉到他对传统艺术中的生命精神、本源意识有着较深的领会。在作品中他敢于大虚小实,敢于把尽精微的描绘与大量的虚无之境巧妙相融,这明显是宋元以来,乃至明清文人画主流的主要手法,而这种手法的由来,得力于作者对审美感应思想的“领会”。也许正如李超指出的:江海滨先生功夫在画外。他对诸多大家如吕碧城、陈子庄、赖少其、吕凤子、叶圣陶、钱穆、徐生翁、杨仁恺、梁披云、杨善深、谢无量、昌明法师、周退密、饶宗颐、、吴藕汀、江友樵、萧龙士等都做过深入研究,从而在天人关系以及对人与世界的缘构的关系认识,要比一般的画者理解的更多一些,也正是从此本源之境出发,江先生才能达到触景生情,“情生景,景生情,情景相生”,才能“信手一挥,山川草木,理无不入,而态而不尽也”。基于此,江海滨的作品才能达到“叩寂寞以求音,无笔处墨气四射,”以空灵飘逸之心,融成山外山、景外景,致以韵雅之画,润人之风骨。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他的作品中,笔骨墨韵共构了一种新的世界,这种山水世界既不完全等同古境,又不是随心所欲之乱画,而是法无定法,以理趣、境界、本源整体之混沌为其法,以当代人内在情感的凝炼为意,从而达到意法交织,不拘泥于眼前之景,不刻意为他人悦目,以知情意的辩证统一为其创造目标,在解构传统的形式中,达到了更当代化的回归之路。以率真随性为表征,暗暗契合了古今中外人文精神内在超越的理趣,正所谓:返身而诚乃为仁和之志也!

也许,这正是江海滨绘画的创新价值。文/郝文杰(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学博士)

艺术简介:
江海滨, 徽州人,书画感知者。斋名新安艺舫,不厌庐。现系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委会委员。
作品曾在黄河魂、兰文化艺术大展及西泠印社国际艺术节首届楹联书法展、纪念中国航天事业创建50周年书画展、加拿大中华诗书画展、新加坡狮城墨韵书展、世界华人庆奥运名家书画展、中国电影百年书画大展、第八届当代山水画展暨海峡两岸书画展,并有作品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天津美院美术馆、厦门美术馆、郑州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南京博物院、国家画院国展中心、中国美术馆、台北国父纪念馆等处展出。
作品为敦煌美术馆、银川美术馆、胡适闻一多彭德怀周恩来高凤翰故居、台湾佛光山美术馆、兰州大学、韩国碑林园、翰园碑林、香港新闻出版社等地并被陈香梅、连战、马萧萧、霍松林、林从龙、许渊冲等人士收藏;入刻甘肃长征碑林 、开封孝贤碑林、江阴龙川碑林、北京奥运碑林、石家庄中华嶂石岩碑林等地;曾在《中国书画报》《书法报》《书法》《文汇报》《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地刊发作品或书画评论。
杨仁恺、王琦、王伯敏、胡洁青、阎丽川、凌青、陈立夫、朱颖人、郭绍纲、李铎、刘江、邵华泽等为其题签题词。

艺术简介:

点击浏览下一页

江海滨, 徽州人,书画感知者。斋名新安艺舫,不厌庐。现系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委会委员。

作品曾在黄河魂、兰文化艺术大展及西泠印社国际艺术节首届楹联书法展、纪念中国航天事业创建50周年书画展、加拿大中华诗书画展、新加坡狮城墨韵书展、世界华人庆奥运名家书画展、中国电影百年书画大展、第八届当代山水画展暨海峡两岸书画展,并有作品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天津美院美术馆、厦门美术馆、郑州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南京博物院、国家画院国展中心、中国美术馆、台北国父纪念馆等处展出。

作品为敦煌美术馆、银川美术馆、胡适闻一多彭德怀周恩来高凤翰故居、台湾佛光山美术馆、兰州大学、韩国碑林园、翰园碑林、香港新闻出版社等地并被陈香梅、连战、马萧萧、霍松林、林从龙、许渊冲等人士收藏;入刻甘肃长征碑林 、开封孝贤碑林、江阴龙川碑林、北京奥运碑林、石家庄中华嶂石岩碑林等地;曾在《中国书画报》《书法报》《书法》《文汇报》《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地刊发作品或书画评论。

杨仁恺、王琦、王伯敏、胡洁青、阎丽川、凌青、陈立夫、朱颖人、郭绍纲、李铎、刘江、邵华泽等为其题签题词。

 
也许,这正是江海滨绘画的创新价值。江海滨的绘画明显具有创新倾向,他力图在传统的山水、花鸟的意境中融入自己当代的审美情感,这里面既有他本人对传统的再认识,也有他在我们这个时代,作为知识分子的一种生命感受。他的作品空灵而妙有,追求混融而又有清光乍现。正如清石涛所言:作辟混沌手,墨海里立定精神,混沌里放出光明,舍笔墨其谁耶?
这种通过笔墨的方式呈现出以上“光明”的境界,是中国山水画至高至难、也是至微至妙的水平,深悟了此者,古往今来,皆成一代大师。通过其近作发现,江先生目前已步入奥堂,需假以时日,定能获得更大的突破。
在此,我们仅举几例,略作阐明,以显江海滨独到的眼光与精神气度。
在《欲载诗愁过洞庭》《倪瓒诗意图》中,江先生纵横挥洒,一幅笔清墨韵之图跃然而出,近景三艘小船停于河中,中景乃为小桥流水人家,远景是群山丛林。作者采用了虚实转换的自然生成手法,使远山的空灵之光与近景的妙有之实存浑然一体,这里既有西方绘画中的理性认知方式,又有中国传统笔墨意韵生动的整体烘呈,纵使笔不笔、墨不墨,也使大家感到了这种处理手法的独到之处。从画面既能看出作者较为扎实的造型本领,又能看出对传统古典美学意境的深入了悟。
众所周知,中国山水画自荆浩在唐末五代提出气、韵、思、景、笔、墨六法以来,审美主体的师心自任,在真山水的创造中明显具有了主导地位。但是,中国传统山水之境,从来都未像西方抽象画派那样,完全抛弃具体的物象,走向以点、线、面为主要构成元素的纯抽象,尽管两者具有相通的内涵,但是,在视察与表达方式上,的确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及不同的民族特色。中国传统艺术是在独特的审美感应方式中,呈现与构成审美意象的,而西方是在认知体系的模式中,产生出美的本质以及美的构成法则。虽然,自后印象画派以来,西方的理性主体审美方式受到了东方美学的刺激与影响,产生了审美主客交融的感合方式。但是,现代派画家大都仍然过度的提升了主体的地位,使情感、理性与自然的生命难以达到和谐的景象。而这种创作方式,由于各种原因使我们许多画传统山水、花鸟的画家难以深入自己的母体本语,难以把握民族美学的精髓,画的作品也仅得古人皮毛之似。
当然,我并非要求复古。应该说是:当代的画者必须对传统艺术精华真正地继承,方能谈到艺术的真正创新。
在阅读了江海滨的作品后,我直觉到他对传统艺术中的生命精神、本源意识有着较深的领会。在作品中他敢于大虚小实,敢于把尽精微的描绘与大量的虚无之境巧妙相融,这明显是宋元以来,乃至明清文人画主流的主要手法,而这种手法的由来,得力于作者对审美感应思想的“领会”。也许正如李超指出的:江海滨先生功夫在画外。他对诸多大家如吕碧城、陈子庄、赖少其、吕凤子、叶圣陶、钱穆、徐生翁、杨仁恺、梁披云、杨善深、谢无量、昌明法师、周退密、饶宗颐、、吴藕汀、江友樵、萧龙士等都做过深入研究,从而在天人关系以及对人与世界的缘构的关系认识,要比一般的画者理解的更多一些,也正是从此本源之境出发,江先生才能达到触景生情,“情生景,景生情,情景相生”,才能“信手一挥,山川草木,理无不入,而态而不尽也”。基于此,江海滨的作品才能达到“叩寂寞以求音,无笔处墨气四射,”以空灵飘逸之心,融成山外山、景外景,致以韵雅之画,润人之风骨。
在他的作品中,笔骨墨韵共构了一种新的世界,这种山水世界既不完全等同古境,又不是随心所欲之乱画,而是法无定法,以理趣、境界、本源整体之混沌为其法,以当代人内在情感的凝炼为意,从而达到意法交织,不拘泥于眼前之景,不刻意为他人悦目,以知情意的辩证统一为其创造目标,在解构传统的形式中,达到了更当代化的回归之路。以率真随性为表征,暗暗契合了古今中外人文精神内在超越的理趣,正所谓:返身而诚乃为仁和之志也!
也许,这正是江海滨绘画的创新价值。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